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紅色中國 > 理想園地

周新城:馬克思主義的基本觀點不容忘卻——紀念建黨100周年的感想

2020-10-06 09:10:15  來源: 昆侖策網   作者:周新城
點擊:    評論: (查看)

  【題記】我一輩子從事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的宣傳和教育工作,今年已年近9旬,身體每況愈下,估計于世不會太久了。適逢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這個大喜日子,感觸良多??偟氖?,一則以喜,一則以憂。中國人民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取得了輝煌成就,舉世矚目,令人鼓舞,但鑒于當前意識形態領域的狀況,展望未來,又深感憂慮。在利用過去積累的資料的基礎上寫成此文。忠言逆耳,聽起來總不如阿諛奉承、吹捧的話順耳。但良藥味苦利于病。為了人民的利益,聽點不順耳的話,也是應該的。古話云:鳥之將死,其鳴亦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寫這篇東西,我是一片忠心和苦心,沒有一點私心。希望能引起有關方面注意。

  建黨100周年的大喜日子很快就要到來了。我們滿懷喜悅的心情,回顧這100年來的歷史,中國共產黨從建黨時只有幾十個人的小組織發展成為擁有9000多萬黨員的全世界最大的政黨,在艱難困苦的條件下,通過艱苦卓絕的革命斗爭,在世界人口最多的大國里,取得了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勝利,建立了人民自己的政權——中華人民共和國,從此,飽受屈辱的中國人民站起來了,屹立世界先進民族的行列。隨后我們又進行了生產資料所有制的社會主義改造,建立了社會主義制度。經過幾十年的建設和發展,我國已經從積貧積弱的落后國家一躍而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國際舞臺上居于舉足輕重的地位。我國人民生活大大改善,小康社會全面建成,貧困消除。中國人民從站起來到富起來再到強起來,擺脫了貧窮落后,任人欺凌的歷史。面對這樣天翻地覆的巨大進步,每一個中國人民都歡欣鼓舞,無不衷心感謝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國共產黨的領導,發自內心歡呼中國共產黨萬歲!

  人們不禁要問,為什么中國共產黨能取得成功?從1840年鴉片戰爭以來,中國淪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備受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三座大山的壓迫和剝削,中華民族面臨亡國滅種的深重危機,能人志士都在探索救國救民之道。什么主義都試過了,都不管用,正當人們迷惑、徬徨,找不到出路的時候,十月革命一聲炮響,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工人運動相結合,1921年成立了中國共產黨,從此中國的面貌發生了根本的變化。中國共產黨始終堅持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的原則,探索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道路,領導中國人民從勝利走向勝利。我們的一切成就都是在馬克思主義指導下取得的,都是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勝利。堅持馬克思主義,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中國實際結合起來,這是中國共產黨成功的秘訣。

  總結建黨100年的經驗,我們可以列舉許多條,但我認為,最根本的是堅持馬克思主義的指導。沒有馬克思主義的指導,黨就失去靈魂,就沒有方向,一切無從談起。在新的形勢下,我們必須堅持思想建黨、理論強黨,把我們的黨建設成堅強的馬克思主義政黨。

  然而改革開放以來出現了一種令人不安的危險傾向:西方資產階級理論泛濫,許多領域馬克思主義被邊緣化了。意識形態領域出現了敵攻我守的態勢,各種反馬克思主義思潮對我們發起了猖狂進攻,一會兒是新自由主義,一會兒是民主社會主義,一會兒是憲政民主,一會兒是普世價值,它們輪番進攻,你方唱罷我登場,十分熱鬧,我們則窮于應付,由于工作不得力,應付得還不好。思想陣地一個接一個丟失。涌現出了一批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掘墓人,“砸鍋黨”、“推墻派”盛行。這也是可以理解的,畢竟我國是在帝國主義包圍下進行社會主義建設的,資本主義無論在政治上、經濟上、科技上、軍事上以至意識形態領域,都處于優勢。尤其是在蘇東劇變以后,世界社會主義跌入低潮,國際舞臺上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力量對比更是如此。在這種條件下,敵攻我守是正常的。一些人面對這樣的情勢,跟著帝國主義走,反對馬克思主義也是難免的。加上改革以后,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私有制經濟得到較大的增長,形成了一股強大經濟力量,國內階級關系發生了變化。私有制的存在和發展,必然產生為私有制辯護的理論。多種所有制的存在和發展,必然引起意識形態的多元化,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這也是不可避免的。

  敵對勢力反對馬克思主義,不僅可以理解,而且也并不可怕。問題在于,黨內,尤其是高級干部中間,在一定程度上也出現了否定馬克思主義的傾向。不讀馬列,不懂馬列,卻使勁批判馬列,成為一種時尚。據一份干部思想狀態的調查材料,在干部中間,聽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微微一笑;聽到馬克思主義,哼哼冷笑;聽到共產主義,哈哈大笑。這成為相當普遍的現象。一股嘲笑、諷刺馬克思主義的風氣彌漫開來。我們的干部,面對反馬克思主義思潮的進攻,無動于衷,袖手旁觀,充當開明紳士,而當有人正面宣傳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卻積極參與圍攻。最典型的是這樣兩件事。一是2014年王偉光同志撰寫了一篇文章《堅持人民民主專政,并不輸理》(這是鄧小平的原話),正面宣傳了馬克思主義的階級斗爭理論和無產階級專政學說。此文發表后,網上點擊率高達100多萬,其中大部分是攻擊、諷刺、挖苦、嘲笑,很明顯大量的是敵對勢力雇傭的“水軍”干的,他們的目的是壓制馬克思主義的聲音,誰宣傳馬克思主義就圍攻誰,使得人們不敢宣傳馬克思主義,這樣就可以保證輿論宣傳權牢牢掌握在他們手里(這一手確實收到了成效,一些理論家由于害怕圍攻,怕“惹麻煩”,怕“人肉搜索”,不吭聲了)。這是可以理解的。難于理解的是,一些所謂的理論家、政治家也參與圍攻,他們責問王偉光同志:你現在宣傳階級斗爭、無產階級專政這一套,想干什么?是不是又想搞以階級斗爭為綱?是不是還想搞“文化大革命”?與敵對勢力配合得十分默契。這種似是而非的責問,真讓人哭笑不得。好一點的也不過是在激烈的斗爭中,僅僅作為旁觀者,不予表態。主流媒體沒有一個站出來,旗幟鮮明地支持王偉光同志。一時間王偉光同志陷于十分孤立的境地。在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中國,宣傳馬克思主義基本觀點,卻遭遇這樣的情況,令人心寒。另一件事是我親身經歷的事。2018年為了紀念《共產黨宣言》發表170周年,我寫了一篇文章,標題是引用《共產黨宣言》的原話:“共產黨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論概括為一句話:消滅私有制。”【1】這么一篇宣傳《共產黨宣言》的極其普通的文章,卻出乎意料地引起軒然大波。網上點擊率高達150萬,這是極不正常的,一般理論文章有幾千人看就不少了,150萬點擊,顯然是有組織的“水軍”所為。與王偉光文章的命運相類似,敵對勢力組織了圍攻。他們企圖控制輿論,不準講消滅私有制(這確實觸犯了他們的根本利益)。然而黨內也有人積極配合,他們責問,現在私營經濟是發展經濟的“主力”,你提出消滅私有制,想阻止經濟發展嗎?甚至批評說,消滅私有制是“舊共產黨”的主張,“新共產黨”是主張維護、發展私有制的,你想對抗黨中央嗎?只顧利用私營企業來發展經濟的眼前需要,忘記、甚至不準講共產黨的長遠的目標——消滅私有制,這是機會主義。黨內的機會主義是同敵對勢力沆瀣一氣的。在這樣的氛圍下,除了中國社會科學院黨組明確表態,支持我文章的觀點外,沒有一個部門和主流媒體站出來,反擊這股反馬克思主義逆流。他們在激烈的意識形態斗爭中,明哲保身,心安理得地充當開明紳士。

  在一次會議上,我曾經問道:你們老責問我們宣傳馬克思主義的階級斗爭理論和無產階級專政學說、消滅私有制的觀點,想干什么?我倒要反問一句,作為一名共產黨員,尤其是領導干部,不準宣傳馬克思主義的基本觀點,甚至參與圍攻,你想干什么?沒有人回答我這個問題。在反馬克思主義思潮面前,無動于衷,卻對宣傳馬克思主義的文章,肆意挑剔和反對,真是咄咄怪事!

  尤其值得重視的是,近來在黨的重要文件中,一些馬克思主義的重要觀點銷聲匿跡了。談到政治問題,回避“階級”二字,不敢講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和階級斗爭理論,不敢運用階級分析方法,不講分清敵、我、友這樣的革命首要問題,盡講一些資本主義社會、資產階級也能接受的話語。談到經濟問題,往往停留在討論具體的經濟運行層次的現象上,提出具體的對策、措施,而回避生產資料所有制這個根本問題。面對鼓吹“所有制中立”、取消所有制分類等反馬克思主義謬論,不置可否,聽之任之。更不愿提到消滅私有制的話題,甚至連紀念《共產黨宣言》的時候,也只字不提消滅私有制。談到國際問題,回避美國的帝國主義本質,不愿提“美帝國主義”這個詞,更不愿提起美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我們與美帝國主義是你死我活的敵我關系。不講美帝國主義是紙老虎,本質上是虛弱的,是可以戰勝的,在此基礎上建立我們的戰略思想,當然每一個具體戰役應該看到它是真老虎,要認真對待??床坏矫绹牡蹏髁x本性,就不可能正確處理中美矛盾。然而在我們的重要文件里,見不到“帝國主義”這個詞,更不用說運用馬克思主義關于帝國主義的理論來分析國際問題了。

  意識形態領域出現諸如此類的問題,確實令經過毛澤東思想洗禮的人擔憂。在建黨100周年之際,我們有必要大聲疾呼,馬克思主義的基本觀點不容忘卻,應該大力宣傳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運用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來統一全黨思想。忘記老祖宗,忘卻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就會迷失方向,最終會導致亡黨亡國的。這不是危言聳聽,蘇聯演變的教訓就在眼前。我一生最寶貴的年華(1964-2000年)是花在研究蘇聯問題上了,蘇聯向資本主義演變,深深刺痛了我,我總是以蘇聯演變為教訓的角度來研究國內問題的。出發點是避免蘇聯教訓的重演。蘇聯問題,從根本上講,是蘇聯共產黨自身出了問題,黨蛻化變質了,蘇聯能不垮臺嗎?而蛻化變質是從拋棄馬克思主義這個指導思想開始的。這就是我們總是那么重視堅持馬克思主義,同各種反對、拋棄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的現象進行堅決斗爭的原因。真不愿意在偉大的中國出現蘇聯的情景。

  至少有以下馬克思主義三個基本觀點,我們不能忘卻。而現在卻往往忘記了。

  不能忘卻馬克思主義的階級斗爭理論

  現在,理論界誰都不愿意提起馬克思主義階級斗爭理論,怕有人譴責階級斗爭為綱又來了。其實,階級斗爭理論是馬克思主義的基本理論,須臾不能忘卻的。

  階級斗爭是一種客觀存在的社會現象。自原始社會瓦解、私有制產生以后(直到實現共產主義之前)人類就劃分為不同的階級。“所謂階級,就是這樣一些大的集團,這些集團在歷史上一定的社會生產體系中所處的地位不同,同生產資料的關系(這種關系大部分是在法律上明文規定了的)不同,在社會勞動組織中所起的作用不同,因而取得歸自己支配的那部分社會財富的方式和多寡也不同。所謂階級,就是這樣一些集團,由于它們在一定社會經濟結構中所處的地位不同,其中一個集團能夠占有另一個集團的勞動。”不同階級在社會關系中的地位不同,利益也不同,它們之間必然存在著矛盾和斗爭,所以,《共產黨宣言》開宗明義地指出,自有文字記載以來,“至今一切社會的歷史都是階級斗爭的歷史。”

  在人類社會的歷史上,階級斗爭是客觀存在的社會現象。不是階級斗爭理論引起階級斗爭(包括使用暴力的階級斗爭),而是客觀上存在階級和階級斗爭,才產生揭示階級斗爭規律的理論,即階級斗爭理論。階級斗爭理論與以階級斗爭為綱是兩碼事,前者是客觀上存在的階級斗爭現象在理論上的反映,后者則是工作中應該抓什么為中心的問題。強調階級斗爭理論,不等于在實際工作中必然要以階級斗爭為綱。

  其實,階級斗爭理論并不是馬克思的發明。在資本主義發展的初期,資產階級學者就提出了階級斗爭的理論。階級斗爭理論在資產階級反對封建貴族的斗爭中曾經起過重要作用。只是隨著資產階級統治的穩固,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的矛盾上升為社會的主要矛盾,資產階級學者逐漸不再提、甚至反對階級斗爭理論了,因為這時再強調階級斗爭,就會威脅到資產階級的統治。但是,階級、階級斗爭是一種客觀的存在,不是人們主觀上不承認或者反對,就會消失的。

  我們為什么要堅持階級斗爭理論呢?

  第一,階級斗爭理論是分析階級社會復雜現象的指導性線索。在階級社會里,社會的發展呈現出復雜紛繁而又不斷更換的現象,似乎混沌一片,無法把握。馬克思主義給我們指出了一條分析階級社會一切問題的指導性的線索,使得人們能在這種看來迷離撲朔的狀態中發現規律性,這條線索就是階級斗爭理論。正如列寧所說的,馬克思的天才就在于他得出了全世界歷史提示的結論,并且徹底貫徹了這個結論,這個結論就是關于階級斗爭的理論。階級斗爭是階級社會歷史發展的基礎和動力,因而階級斗爭理論是了解和把握階級社會發展的一把鑰匙。

  在有階級的社會里,階級斗爭理論是整個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的核心內容之一,也是指導革命斗爭實踐的銳利武器。

  第二,正是通過階級斗爭,社會主義才能成為現實。許多世紀以來,人類早就幻想過消滅一切剝削和壓迫的大同世界??障肷鐣髁x者曾經詳細描繪過建立在合乎人的理性、真正進步的原則基礎上的未來社會。然而正如列寧指出的:“在全世界千百萬被剝削者聯合起來進行徹底的、堅決的、全面的斗爭,以爭取按照資本主義社會自身的發展方向來改變這個社會以前,這樣的愿望只是愿望而已。只是當馬克思的科學社會主義把改變現狀的渴望同一定階級的斗爭聯系起來的時候,社會主義的愿望才變成了千百萬人爭取社會主義的斗爭。離開階級斗爭,社會主義就是空話或者幼稚的幻想。”不通過階級斗爭就不可能實現社會主義,同樣,不通過階級斗爭,社會主義也不可能得到鞏固??疾煲幌埋R克思主義誕生以來社會主義運動的歷史,我們可以看到,一切背叛社會主義事業的人,都是從拋棄階級斗爭理論,侈談什么超階級的、全人類共同的、抽象的價值,諸如人道主義、民主、自由、公平、正義、人權等等開始的。從根本上說,沒有階級斗爭理論,社會主義就無從談起。

  第三,正是階級斗爭的存在,決定了建立共產黨并發揮其領導作用的必要性。任何政黨都是一定階級的根本利益的集中代表。在資本主義社會里,無產階級開展反對資產階級壓迫和剝削、爭取建立社會主義制度的斗爭,只有組織成為獨立政黨(這個政黨是與有產階級建立的一切政黨相對立的),才能作為一個階級來行動。無產階級組織政黨是為了“保證社會革命獲得勝利和實現革命的最高目標——消滅階級”。共產黨是無產階級進行革命斗爭的工具,從理論上講,否定了階級斗爭理論,也就否定了組織共產黨的必要性。在無產階級取得政權的社會主義國家里,之所以還需要有共產黨的組織,還需要有共產黨的領導,從根本上說,是因為國際國內依舊存在階級斗爭,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兩種社會制度“誰勝誰負”的斗爭仍未最終解決。粉碎國內敵對勢力顛覆社會主義制度的圖謀,粉碎帝國主義的“和平演變”戰略,鞏固和發展社會主義,最終戰勝資本主義,沒有共產黨的領導是不可能實現的。只有當階級消滅了,階級斗爭消失了,世界實現了大同,作為無產階級進行階級斗爭的工具的共產黨也將隨之消亡。但這是未來的事。在目前客觀上存在階級斗爭的條件下,拋棄階級斗爭理論必然導致解散黨組織、取消共產黨的領導這樣的政治論斷。

  第四,正是階級斗爭的存在,決定了堅持無產階級專政的必要性。社會主義取代資本主義、社會主義公有制取代資產階級私有制,必然遭到資產階級殊死的反抗。只有用鐵的手腕,打碎維護資產階級利益的國家機器,建立無產階級專政,才能實現由資本主義向社會主義的過渡。所以,馬克思指出:“階級斗爭必然導致無產階級專政”,并把這一點作為他對階級斗爭理論加上的新內容。無產階級奪得政權以后,階級斗爭并沒有停止,而是在另一種環境下,采取另一種形式繼續著。只要階級沒有徹底消滅,階級斗爭就是不可避免的。列寧曾經預見到:“從資本主義過渡到共產主義是一整個歷史時代。只要這個時代沒有結束,剝削者就必然存著復辟希望,并把這種希望變為復辟嘗試。”他們會“以十倍的努力、瘋狂的熱情、百倍的仇恨投入戰斗”,力圖恢復他們失去的“天堂”。在這種條件下,無產階級專政是十分必要的。沒有階級和階級斗爭,無產階級專政就沒有存在的必要。因此,從理論上講,否認階級斗爭,必然順理成章地得出拋棄無產階級專政、實行什么“全民民主”的結論。而沒有無產階級專政的捍衛,在當今世界范圍內資本主義在政治上、經濟上、技術上、軍事上、意識形態上占優勢的條件下,社會主義制度就很容易遭到顛覆,難以繼續存在。

  所以,階級斗爭理論是共產黨和無產階級專政得以存在和發展的理論依據,是否堅持階級斗爭理論,直接關系到共產黨和無產階級專政的前途和命運。否定階級斗爭理論,必然走上赫魯曉夫鼓吹的“全民黨”、“全民國家”的道路。

  在社會主義國家里,一切反對階級斗爭理論的人,其最終目的都是反對共產黨的領導、反對社會主義制度、反對無產階級專政,使黨和國家改變顏色。壟斷資產階級政治家、思想學家清楚地認識到這一點,并毫不隱晦地說了出來。例如美國最后一任駐蘇大使馬特洛克就提出,考驗戈爾巴喬夫的,最重要的莫如如何對待馬克思主義的階級斗爭理論了。他在《蘇聯解體親歷記》一書中說:“階級斗爭理論是列寧主義者的國家結構演進觀及同西方發生冷戰所依據的中心概念。沒有它,冷戰的理由就不復存在,一黨專政的理論基礎也就隨之消失。”【2】馬特洛克明確表示:“如果蘇聯領導人真的愿意拋棄階級斗爭觀念,那么他們是否繼續稱他們的指導思想為‘馬克思主義’也就無關緊要了,這已是一個在別樣的社會里實行的別樣的‘馬克思主義’。這個別樣的社會則是我們大家都能認可的社會。”【3】這個連美國也可以認可的“別樣的社會”,當然是資本主義社會;這個“別樣的馬克思主義”,當然就是修正主義了。馬特洛克把事情說得很清楚了:否定階級斗爭理論,必然導致社會主義國家亡黨亡國、改變顏色。

  怎么估量社會主義國家的階級斗爭呢?

  世界社會主義的實踐表明,社會主義社會還有沒有階級斗爭?怎樣估量社會主義社會的階級斗爭狀況?這是社會主義國家必須解決的一個重大理論和實際問題,無法回避。但這是一個嶄新的問題,書本上找不到現成的答案,需要在實踐中通過總結經驗才能回答?;仡櫼幌職v史,可以看到,我們對這個問題,經歷了一個漫長而艱苦的探索過程,才逐步得出比較正確的認識。

  大家知道,俄國十月革命勝利,無產階級掌握了政權、建立了社會主義制度以后,列寧曾預見到階級斗爭還將在一個歷史時期里長期存在,而且有時會相當激烈。他指出:從資本主義過渡到共產主義是一整個歷史時代。只要這個時代沒有結束,階級斗爭就是不可避免的。

  但是,在蘇聯,生產資料所有制社會主義改造完成以后,就宣布階級消滅了,階級矛盾和階級斗爭也不再存在了。他們認為,社會主義在各個領域都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社會主義同資本主義兩條道路的斗爭已經一勞永逸地解決了,資本主義制度已經不可能再在社會主義國家里復辟。社會主義社會是完美無缺的,矛盾(更不用說階級矛盾)也消失了。推動社會主義社會向前發展的,不再是矛盾的對立統一的運動,而是政治上、道義上的一致。這顯然是一種形而上學的觀點,違反辯證法的,然而卻曾在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占統治地位。

  毛澤東運用徹底的唯物辯證法,批判了這種形而上學的觀點,指出社會主義社會仍然存在矛盾,只是矛盾的性質和狀況同資本主義社會不同罷了。那么,在社會主義社會里還有沒有階級矛盾和階級斗爭?怎么估計階級斗爭的狀況?毛澤東花了很大的精力來探討這些問題。尤其是在中蘇十年論戰中,如何看待社會主義社會的階級斗爭,成為論戰的焦點之一。

  毛澤東在這個問題的探索過程中,既有重要的貢獻,給我們留下了寶貴的理論財富,也有嚴重的失誤,導致人為的階級斗爭,以至發動“文化大革命”,給國家帶來災難性后果。這是一個十分復雜的問題,我們應該采取科學的態度冷靜地進行分析,既要對其中錯誤的東西引以為戒,又要從中吸收有益的東西。

  毛澤東曾經明確指出,社會主義制度建立以后,“階級斗爭并沒有結束”,“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之間誰勝誰負的問題還沒有真正解決。”“如果對于這種形勢認識不足,或者根本不認識,那就要犯絕大的錯誤,就會忽視必要的思想斗爭。”【4】這一論斷,當時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很多人不理解,甚至遭到堅決的反對。改革開放以來,這一論斷在我國國內也曾遭到一些人的非議。然而我國1989年的政治風波,人民民主專政的政權險些遭到顛覆,用鄧小平的話來說,“給我們上了一堂大課”【5】,而蘇東劇變則用資本主義復辟這一活生生的事實證明了毛澤東這一論斷是多么正確、多么具有預見性。

  回顧一下蘇聯演變的過程,我們不能不承認,這是社會主義條件下一場激烈的階級斗爭,斗爭的核心是政權問題。蘇聯演變的實質是敵對勢力(即所謂的“民主派”)在西方帝國主義的支持下,在共產黨內的新修正主義分子(即人道的民主社會主義分子)的鼓勵和縱容下,三者相互配合,沆瀣一氣,向無產階級和其他勞動人民奪取政權的過程。這一過程,反映了社會主義向資本主義演變的階級斗爭規律性,值得我們深思。

  蘇聯政局的劇變表明,毛澤東關于在社會主義國家里,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誰勝誰負的問題遠沒有解決、社會主義社會仍然存在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的判斷,是完全正確的。早在蘇聯演變這一事件發生之前35年,毛澤東就做出這樣的論斷,他的預言不幸而言中,顯示出他的戰略眼光。正如王震同志指出的,毛主席比我們早看了50年。

  不可否認,毛澤東對我國社會主義社會的階級斗爭的估計也有過于嚴重的一面,最終釀成“文化大革命”的這樣的帶有全局性的錯誤。他提出,社會主義制度建立以后,階級矛盾仍然是社會的主要矛盾,甚至把這一論斷發展成為具有特定含義的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理論。在實際工作中,他堅持以階級斗爭為綱,集中主要精力抓階級斗爭。他對我國階級斗爭的形勢的估計是,一大批資產階級代表人物、反革命的修正主義分子,已經混進黨里、政府里、軍隊里和文化領域的各界里,相當大的一個多數單位的領導權已經不在馬克思主義者和人民群眾手里,黨內已經形成了一個資產階級司令部。這種估計顯然是不符合實際的。同時,解決問題的方法也是錯誤的,采取懷疑一切、打倒一切的做法,既脫離了黨的組織,又脫離了廣大群眾,黨的各級組織普遍受到沖擊并陷于癱瘓、半癱瘓狀態,各級領導干部普遍受到批判和斗爭,給一些陰謀分子、野心家以可乘之機,造成了全面內戰。“文化大革命”理所當然地應該予以否定。然而這不等于說,毛澤東提出的在社會主義國家里仍然存在階級斗爭、必須采取措施防止資本主義復辟的思想是錯誤的。恰恰相反,蘇東劇變這一事實證明,毛澤東這一思想是具有戰略意義的,絕不能否定。必須把發動 “文化大革命”初衷、出發點同“文化大革命”的具體做法區分開來。毛主席發動“文化大革命”是為了反修、防修,防止資本主義復辟,蘇聯東歐的血的教訓證明這是正確的、必要的。不能因為“文化大革命”的具體做法有錯誤就否定發動 “文化大革命”初衷、出發點。正如我國第二次國內革命時期,盲目進攻大城市是錯誤的,但不能由此否定武裝的革命反對武裝反革命、通過武裝斗爭奪取政權的原則一樣。對這個問題應該作科學的分析,切忌把臟水同孩子一起潑掉。

  鄧小平同志在總結“文化大革命”的教訓時,特地指出:“搞‘文化大革命’,就毛主席本身的愿望來說,是出于避免資本主義復辟的考慮,但對中國本身的實際情況做了錯誤的估計。”【6】薄一波同志也有類似的看法。他在回顧“文化大革命”的歷史時指出:如果實事求是地對“文化大革命”進行具體分析,“就可以清楚地看到,毛主席當時提出這些問題的出發點是好的,他的這一戰略思想有不少重要之處,至今仍不失深遠意義,這是應該肯定的;同時也可以清楚地看到。毛主席對當時形勢的估計有重大失誤之處,由此帶來的許多做法則是應該加以拋棄的。”【7】這一分析是科學的、實事求是的。

  無數事實表明,在現實生活中,社會主義國家里階級斗爭是一種客觀的存在。這是因為,第一,在社會主義國家里,即使在生產資料所有制社會主義改造完成、基本上消滅了剝削制度以后,敵對勢力仍然會利用一切機會、盡一切努力制造政治動亂,推翻社會主義的政權。1989年的政治風波是一個例子,近年來出現的《零8憲章》這一類顛覆我國人民民主專政的綱領,以及有人想把東歐、中亞、北非的“顏色革命”引到我國來制造街頭政治,又是一個證明。“樹欲靜而風不止”,這是不依人們意志為轉移的。此外,隨著非公有制經濟的發展,人民內部的階級矛盾也有所發展,處理不當,也會尖銳化。第二,由于在歷史發展的實際進程中,社會主義革命是在一個或幾個經濟文化比較落后的國家里首先發生的,在相當長的一段歷史時期里,世界上將是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并存的局面,“一球兩制”,而且資本主義在經濟上、科技上、政治上、軍事上乃至意識形態上處于優勢,社會主義國家是在被資本主義包圍的環境下存在和發展的。國際壟斷資產階級出于階級本性,總是想推翻社會主義制度,處心積慮地要恢復資本主義的一統天下。隨著蘇東劇變,世界社會主義跌入低潮,帝國主義把“和平演變”的矛頭主要指向中國,竭力向我國推行西化、分化戰略。對我國來說,國際階級斗爭是十分激烈的。國際范圍內的階級斗爭必然反映到國內來。老實說,國內敵對勢力顛覆我國政權的活動,背后都有國際力量的支持,他們是勾結在一起的。

  對社會主義社會的階級斗爭問題必須有一個科學的、實事求是的估量。鄧小平指出:“社會主義社會中的階級斗爭是一個客觀的存在,不應該縮小,也不應該夸大。實踐證明,無論縮小或者夸大兩者都要犯嚴重的錯誤。”【8】概括地說,改革開放前,主要的錯誤傾向是夸大階級斗爭,釀成了嚴重后果;目前主要的錯誤傾向則是縮小、甚至否定階級斗爭,如果不予以糾正,那同樣也會導致嚴重后果的。

  我們黨總結國際國內歷史的經驗教訓,明確指出,在社會主義國家里,一方面,隨著大規模的、疾風暴雨式群眾性階級斗爭的過去,階級矛盾已經不是社會的主要矛盾,不能把階級斗爭形勢夸大了,在實際工作中也不能再以階級斗爭為綱;另一方面,“由于國內的因素和國際的影響,階級斗爭還將在一定范圍內長期存在,在某種條件下還有可能激化。”【9】因此,“既要反對把階級斗爭擴大化的觀點,又要反對認為階級斗爭已經熄滅的觀點。”【10】這是符合實際的科學論斷。兩句話一起講,才能全面反映社會主義社會的階級矛盾、階級斗爭的狀況。

  習近平同志也是這樣分析的。他強調,“必須堅持馬克思主義政治立場。馬克思主義政治立場,首先是階級立場,進行階級分析。有人說這已經落后于時代了,這種觀點是不對的。我們說階級斗爭已經不再是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并不是說階級斗爭在一定范圍內不存在了,在國際大范圍中也不存在了。改革開放以來,我們黨在這個問題上的認識一直是明確的。”【11】

  這個結論,是我們黨經過長期探索才得出來的,來之不易,應該倍加珍惜。在階級徹底消滅之前,我們必須始終堅持這一論斷,不能動搖。不可否認,當前,理論界彌漫著一種否定階級、階級斗爭的氛圍,因此,我們更應該重申這一科學的結論,理直氣壯地宣傳馬克思主義的階級斗爭理論,堅持用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來觀察和分析有關的政治生活現象。

  正如江澤民同志指出的:“我們糾正過去一度發生的‘以階級斗爭為綱’的錯誤是完全正確的。但是這不等于階級斗爭已不存在了,只要階級斗爭還在一定范圍內存在,我們就不能丟棄馬克思主義的階級和階級分析的觀點和方法。這種觀點與方法始終是我們觀察社會主義與各種敵對勢力斗爭的復雜政治現象的一把鑰匙。”【12】這就是說,丟棄馬克思主義的階級和階級分析的觀點和方法,就丟掉了觀察社會主義社會復雜政治現象旳鑰匙,就無法理解眼前的政治斗爭。

  國家治理社會,也必須堅持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

  現在大家都在談論國家治理。國家治理,顯然主體是國家,由國家來治理。治理什么?治理的對象是社會,治理也就是處理各種社會關系。研究的問題是,國家依據什么原則、運用什么樣的方法來治理社會,怎么提高對治理社會的能力。這就離不開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和階級分析方法了。

  國家是階級矛盾不可調和的產物。國家并不是從來就有的。曾經有過不需要國家、而且根本不知道國家和國家權力為何物的社會。在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社會分裂為階級時,國家就由于這種分裂而成為必要了。國家是隨著階級的產生而產生的,也將隨著階級的消滅而消亡。

  國家是階級斗爭的工具。它是在經濟上占統治地位的階級的國家。無產階級取得政權以后,國家就是“組織成為統治階級的無產階級”的國家。統治階級利用國家機器鎮壓被統治階級,按照統治階級的根本利益控制階級斗爭,抑制沖突,使得這些經濟利益互相沖突的階級不致在無謂的斗爭中把自己和社會毀滅。國家表面上是一種站在社會之上的力量,仿佛是一種居于社會之上的、同社會相異化的力量。乍一看來,“國家是整個社會的正式代表,是社會在一個有形的組織中的集中表現。”【13】然而整個國家是統治階級的國家,并不是一切階級共有的。

  只要談到國家,不論什么事情,包括國家治理社會的問題,都不能忘記國家的階級性,都不能忘記馬克思主義的階級觀點、階級分析方法,不能忘記階級斗爭。這是根本。離開馬克思主義的階級斗爭理論,國家治理就什么也說不清了?,F在最大的問題恰恰是回避階級來討論國家治理問題,誰也不愿意講國家的階級性。這就說不到點子上了。

  國家治理社會的目的是什么?國家是根據統治階級的根本利益來治理社會的。治理社會,是為了維護統治階級的根本利益。在我國以工人階級為領導、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里,國家治理社會,是為工人農民等勞動人民謀利益的,違背工人農民利益的事情,決不能干,干了這類事情,是違背奪取政權的初心和使命的,就是忘本。我們不需要不符合工人農民利益的那種社會治理。難道我們犧牲幾千萬烈士,是為剝削階級做嫁衣的嗎?顯然不是。我們必須牢記治理社會的根本目的,不要抽象地談論“社會治理”。離開階級斗爭的“社會治理”,是連資產階級也能接受的“治理”。

  治理社會的根本原則是區分敵、我、友,分別對待。在革命斗爭中,運用階級分析方法,分清敵、我、友,是首要問題,在仍然存在階級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社會里,治理社會,分清敵、我、友,仍然是首要問題。我們是根據敵、我、友的狀況,規定各種制度,制定各種政策來治理社會的。不分清敵、我、友,規定制度、制定政策,治理社會就沒有根據。

  社會主義制度建立以后,在社會主義建設時期,毛澤東指出,“一切反抗社會主義革命和敵視、破壞社會主義建設的社會勢力和社會集團,都是人民的敵人。”【14】經過鎮反、肅反,毛澤東估計,關于反革命分子的情況,“可以用這樣兩句話來說明:還有反革命,但是不多了。”【15】當前,我們進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對敵對勢力的狀況,仍然可以作這樣估計。

  但是,“反抗社會主義革命和敵視、破壞社會主義建設的社會勢力和社會集團”,人數雖然不多,但他們的能量卻不能低估。這是因為,我國是從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經過新民主主義進入社會主義的,生產力水平遠低于發達資本主義國家,而且我們是在資本主義包圍下進行社會主義建設的,“西強東弱”、“資強社弱”。這種態勢決定了,國內外反對社會主義勢力勾結在一起,我國發生顏色革命、向資本主義和平演變的危險仍然十分巨大。我們不能不居安思危。最近的中美貿易戰,特朗普之所以滿懷必勝的信念,一個重要原因是,他深信中國國內有人配合。情況確實如此,中美貿易戰剛剛打響,國內就出現舉手投降的言論,說什么早投降比晚投降好,早投降,還可以站著投降,不算難看,晩投降就只能跪著投降,那就難看了。妥協、投降的輿論甚囂塵上。我國的確有一批深受新自由主義影響的學者和官員,在美國帝國主義的收買、誘壓下,出于自身利益的考慮,甘心充當帝國主義搞垮我國的第五縱隊。對這批投降主義者,我們不能不保持高度警惕。

  在我國,“一切贊成、擁護和參加社會主義事業的階級、階層和社會集團,都屬于人民的范圍。”【16】但在我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對“人民”是要做階級分析的。我國的社會主義政權存在兩個聯盟,一是工農聯盟,也就是勞動者的聯盟,這是共產黨執政的階級基礎,我們必須筑牢這個階級基礎;二是與非勞動者的聯盟,這是執政的群眾基礎。我們要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調動一切積極因素來建設社會主義。只要不反對社會主義,就需要團結。搞社會主義,人越多越好。但是,應該看到,前一個聯盟是根本性的,后一個聯盟則是第二位的。如果沒有牢固的工農聯盟,后一個聯盟就靠不住了。一個政權,不怕有人反對,國家本來就具有階級性,是階級斗爭的工具,有人反對是正常的,就怕沒人支持,一旦有所風吹草動,背后沒人支持,這個政權就危險了。這個支持的人,就是政權的階級基礎。我們一定要筑牢自己的階級基礎,這是根本。根基不牢,地動山搖。這是忽視不得的。只有有了牢固的階級基礎,才能有群眾基礎。這個關系不能顛倒。

  在治理社會時,必須區分依靠力量和團結對象。全心全意地依靠工人階級和廣大勞動人民,進而才有可能團結一切贊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非勞動群眾。如果出于某種考慮,把工人農民拋在一邊,一門心思扎在非勞動人民一邊,討好、諂媚非勞動人民,到頭來西瓜丟了,芝麻也揀不著,兩頭都落空,這才是危險的。

  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由于生產力水平不高,私營經濟對國民經濟的發展還有積極作用,私營企業主是我們的團結對象。但是必須明確,我們治理社會,必須依靠工人農民等勞動人民。把私營企業主當作依靠力量,而把工人農民拋在一邊,把自己的階級基礎棄如敝履,而把團結對象當作依靠力量,按照這樣的思路來治理社會,勢必走上邪路。得罪了自己的階級基礎,一旦風云變幻,是會導致喪失政權的。到那時,誰來支持你啊?這是現實的危險。在社會主義國家里,得罪工人農民的治理思路,是不會有好下場的。我們的領導干部,對此必須有清醒的認識。連這一點也搞不清楚,怎么談論治國理政、鞏固黨的執政地位呢?

  國家治理社會,必須從分析矛盾出發

  具體來說,國家怎么治理社會?

  社會主義社會仍然存在矛盾,它是在矛盾的運動中發展的。說到治理社會,歸根結底是要國家妥善處理各種社會矛盾,鞏固社會主義政權,推動社會主義向前發展。因此,治理社會必須從分析矛盾出發。

  我國社會主義制度建立以后,毛澤東就指出,說社會主義社會里已經沒有矛盾了的想法,“是不符合客觀實際的天真的想法。”社會主義仍然存在矛盾,只是矛盾的性質和狀態與資本主義不同了。“在我們面前有兩類社會矛盾,這就是敵我之間的矛盾和人民內部的矛盾”【17】。不同性質的矛盾,應該用不同的辦法來解決。

  敵我之間的利益是根本對立的,因此敵我之間的矛盾是對抗性的矛盾。這類矛盾必須通過專政的辦法來解決?,F在我國的敵我矛盾包括兩個方面,一方面是同國內的反對社會主義的敵對勢力的矛盾,另一方面是同企圖顛覆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國外的帝國主義勢力的矛盾(從中美貿易戰中可以清楚地看到我們同這股勢力的矛盾是敵我矛盾,絕不是“夫妻關系”)。這兩組敵我矛盾是交織在一起的,國外的帝國主義是國內敵對勢力的后臺,沒有它的支持,光憑國內的敵對勢力是很難掀起風浪的。所以,我們的專政也有兩種職能,一個是“壓迫國家內部的反動階級、反動派和反抗社會主義革命的剝削者,壓迫那些對于社會主義建設的破壞者”,這就是解決國內的敵我矛盾;“專政還有第二個作用,就是防御國家外部敵人的顛覆活動和可能的侵略。在這種情況出現的時候,專政就擔負著對外解決敵我之間的矛盾的任務。”【18】

  在談到治理社會,必須看到正確處理敵我矛盾的問題。忘記了這一方面的任務,對客觀上存在的敵我矛盾,漠然視之,掉以輕心,那是要吃苦頭的?,F在談論治理社會,往往忘記處理敵我矛盾的問題,仿佛不存在敵我矛盾了,這是危險的。我們在政局基本穩定的條件下,必須居安思危,時時注意敵對勢力的活動,及時處理好敵我矛盾,防止“顏色革命”。在美帝國主義一心想搞垮我國的情況下,更應該這樣。

  但是,在社會主義國家里,大規模的、疾風暴雨式的群眾性階級斗爭過去以后,大量的、主要的矛盾是人民內部矛盾。人民內部矛盾有各種情況。“在勞動人民之間說來,是非對抗性的;在被剝削階級和剝削階級之間說來,除了對抗性的一面以外,還有非對抗性的一面。”“在我國現在的條件下,所謂人民內部的矛盾,包括工人階級內部的矛盾,農民階級內部的矛盾,知識分子內部的矛盾,工農兩個階級之間的矛盾,工人、農民同知識分子之間的矛盾,工人階級和其他勞動人民同民族資產階級之間的矛盾,民族資產階級內部的矛盾等等……一般來說,人民內部的矛盾,是在人民利益根本一致的基礎上的矛盾。”【19】解決人民內部矛盾,不管是什么樣的矛盾,都不能采用專政的辦法,而只能用說服教育的方法、通過“團結——批評——團結”的公式,即從團結的愿望出發,通過批評、教育,分清是非,達到新的團結的目的。

  我們是社會主義國家,是人民當家作主的社會。人民是國家的主人。因此,處理人民內部矛盾,必須堅持“以人民為中心”旳方針。“以人民為中心”有兩個含義。一是一切依靠人民。這就是走群眾路線。人民,只有人民是創造歷史的動力。我們必須拋棄只有少數精英是歷史創造者的“英雄史觀”,有人提出“企業家老大”,把工人農民看作是跟著企業家走的“群氓”,這顯然是歷史唯心主義、反科學的歷史觀。我們治理社會,必須依靠工人農民廣大勞動人民,如果我們按照“企業家老大”的思路去治理社會,那就違背了我們國家的根本性質,違背了“以人為中心”的方針。二是一切為了人民,我們治理社會是為人民謀利益的。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是我們黨的宗旨,實現人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就是我們治理社會的目標。改善民生始終是我們一切工作的中心。北京市提出“民有所呼,我有所應”,就是這種思想的生動表述。一切工作都要圍繞人民的需要進行。但在談論改善民生時應該注意,第一,必須同時強調艱苦奮斗的精神。民生的改善,不是天上掉下來的餡兒餅,是干出來的。丟掉了艱苦奮斗精神,一切就會落空。不能鼓勵享樂主義,鼓勵懶漢,坐等改善。第二,要堅持社會主義的利益觀,把個人利益同國家利益、集體利益結合起來,統籌兼顧,統一安排,不能只講個人利益,不顧國家、集體的利益。而且要把貫徹個人的物質利益原則與做好政治思想工作結合起來。不能片面地只講個人利益,落入個人主義泥坑,重復赫魯曉夫的把物質刺激放到第一位的路子,走上福利主義的軌道。

  說到工人階級與私營企業主之間的矛盾,應該像當年毛澤東分析勞動人民與民族資產階級之間的矛盾那樣,必須看到它具有兩重性。一方面由于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條件下,私營經濟對國民經濟的發展還具有積極作用,因此在私營企業內部,工人階級與私營企業主之間有共同利益的一面,搞好企業對雙方都是有利的;另一方面由于私營經濟是建立在私有制基礎上的,生產的目的是追逐剩余價值,存在剝削關系,因此還有對立的一面。正確處理這類矛盾,是一個復雜而敏感的問題,必須慎重對待。關鍵是要全面地理解和處理這類具有兩重性的矛盾,切忌片面性。

  毛澤東指出,經濟學“當作一門科學,應當從分析矛盾出發,否則就不能成其為科學。”【20】談到社會治理問題上,也應該這樣看。只有分析矛盾、解決矛盾,才會有科學的社會治理的理論和實踐。不講矛盾,不分析矛盾,社會主義治理就是盲目的、非科學的。

  我們翻來覆去說的是,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我們對待任何一個政治問題,都不能忘卻馬克思主義階級斗爭理論,不能忘卻階級觀點、階級分析方法。丟了這一條,就什么問題也看不清楚、說不明白了。

  在經濟問題上,不能忘卻消滅私有制這個最終目標

  當前,理論界在經濟問題上最大的爭議是,如何看待私有制?共產黨要不要提消滅私有制這個最終目標?出現一股思潮,不準講消滅私有制,說這是極左的思想,只準吹私營經濟是經濟發展的主力軍。大力發展私營經濟,成了輿論的主流。不提公有制為主體,或者敷衍性地說一下,根本沒有當回事。甚至提出“所有制中立”,建議取消所有制分類,釜底抽薪,從根兒上否定消滅私有制的必要。你看,公有制、私有制都一樣,哪兒有什么消滅私有制、建立公有制的問題。

  長期以來,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中國共產黨會在什么問題上犯顛覆性錯誤?也就是說,中國共產黨會在什么問題上栽跟頭?顯然,我們不會像戈爾巴喬夫那樣犯主動放棄共產黨領導這樣的錯誤,我們一再強調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征,也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大的優勢,這一點,全黨有著明確的、統一的認識。如果要犯錯誤,最大的可能是在如何對待私有制問題上,具體說來是如何對待私營經濟問題上。

  改革開放以來,隨著私營經濟的發展,私營企業主財大氣粗了,一定程度上達到可以左右局面的地步,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黨一些干部往往忘記黨的性質和宗旨,一頭扎到私營經濟的懷抱里去了,一股親私有制的情緒彌漫開來了。他們公然宣稱,私營企業是自己的“衣食父母”(忘記了一切財富都是工人農民的勞動創造的),聲稱甘心當私營企業主的“店小二”,聽憑私營企業主的驅使(這等于交出了黨的領導權),宣布私營經濟始終是發展經濟的主力軍,鼓吹“企業家老大(實際上是私營企業主老大)”,一切聽資本家的,一心一意依靠私有制經濟發展經濟,忘記了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非公有制經濟處于補充地位,公有制經濟才是主體,才是發展經濟的主力軍,甚至強調“誰跟私營企業過不去,我就跟他過不去”(等于宣布他們要與主張消滅私有制的馬克思過不去,要與主張對私營工商業進行社會主義改造的毛澤東過不去),發誓站在私營經濟一邊,與私營經濟同生死,共嘗甘苦,絲毫不考慮工人農民的利益(這意味著他們完全忘記了黨的初心和使命)。為了使私營企業主“安心”,他們完全不顧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公開宣布把私有制“納入”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在我國,私營經濟就是社會主義性質的,姓“社”不姓“資”,它是我們黨執政的經濟基礎。他們無原則地贊揚私營經濟的貢獻,無視公有制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頂梁柱。凡此種種,一時間充斥輿論,可謂鋪天蓋地。誰也不能講消滅私有制,一提消滅私有制,就進行圍攻,仿佛犯了大罪。對此,我真有點迷惑不解:在作為工人階級先鋒隊的中國共產黨隊伍里,怎么會出現那么一批拜倒在資本家錢袋下、甘當資本家奴才的“跪族”。這些“跪族”,不僅有深受新自由主義影響的“著名經濟學家”,而且還有封疆大吏、手握大權的經濟部門領導干部。然而這種人見多了,話聽多了,我慢慢悟出點道理:也許是因為我國私營經濟發展多了,這些人的親戚朋友許多都是私營企業主,潛移默化,思想感情就跟著發生變化了,屁股坐到資本家一邊去了,處處設法討好、諂媚資本家。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這也是可以理解的。然而聽任這種情緒蔓延,不予批評糾正,長此以往,老是站在工人農民對立面,這是十分危險的。

  試想一下,如果我們沒有了公有制經濟,我們只能靠私營經濟繳納稅收來維持,那時會是什么樣的情景?我們不得不依靠資本家,按照資本家的意愿辦事,為他們服務。拿人家的錢,就要替人家辦事,這是天經地義的事。那樣盡管還叫共產黨,實際上性質就變了,變成資產階級政黨了。上層建筑會隨著經濟基礎的變化而變化,這是不依人們意志為轉移的。那時共產黨可能還會掌權,但黨本身的性質卻變了。想到這種情景,真令人不寒而栗。然而這是現實的危險,而不是虛幻的想象。按照某些甘當資本家的“店小二”的高級干部的思路發展下去,必然走上這條道。這就是令人擔憂的地方。

  我們必須堅持社會主義的經濟基礎是生產資料公有制,鼓勵、支持和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私有制經濟)的發展,只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特殊的、暫時的現象,不能把它泛化為社會主義的一般原則。必須嚴格區分公有制與私有制,兩者界限不能淡化,更不能取消。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必須堅持公有制為主體,公有制才是經濟發展的主力軍。

  為了說清楚這個問題,我們不得不從馬克思主義最基本的原理說起。

  馬克思主義是十分重視所有制問題的

  其實這是眾所周知的馬克思主義基本道理。我們可以引用經典作家許多話來證明這一點。

  我們先引用《共產黨宣言》里的幾句話吧。在《共產黨宣言》里,馬克思恩格斯指出,所有制問題是共產主義運動的“基本問題”【21】。共產主義,這個“產”是指生產資料,這個“共”,就是公有。共產主義,簡單說來,就是要解決所有制問題:消滅私有制,建立生產資料公有制。所以他們宣布,“共產黨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論概括為一句話:消滅私有制。”【22】馬克思恩格斯提出,“共產主義革命就是同傳統的所有制關系實行最徹底的決裂”【23】。無產階級應該對所有權“實行強制性的干涉”,“利用自己的政治統治,一步一步地奪取資產階級的全部資本,把一切生產工具集中在國家即組織成為統治階級的無產階級手里”【24】。這就是說,剝奪資本家的生產資料,轉歸無產階級所有,建立生產資料公有制,是無產階級掌握政權后首要的任務。

  恩格斯總結人類社會發展的歷史,明確指出:“迄今的一切革命,都是為了保護一種所有制以反對另一種所有制的革命。它們如果不侵犯另一種所有制,便不能保護這一種所有制。在法國大革命時期,是犧牲封建的所有制以拯救資產階級的所有制”。“的確,一切所謂政治革命,從頭一個起到末一個止,都是為了保護一種財產而實行的,都是通過沒收(或者也叫作盜竊)另一種財產而進行的。”【25】這就是說,一切政治革命,歸根結底都是為了解決所有制問題。

  馬克思恩格斯為什么那么重視所有制問題呢?這就要從歷史唯物主義的基本道理說起。人類要生存,必須有生活資料。物質生產是人類賴以生存的基礎。但是,單個的、孤立的個人是無法進行生產的,人們必須結成一定的社會關系才能從事物質生產。人們在生產中不僅僅同自然界發生關系,為了進行生產,人們必須發生一定的聯系和關系。只有在這些社會聯系和社會關系的范圍內,才會有他們對自然界的關系,才會有生產。他們如果不以一定方式結合起來共同活動和互相交換其活動,便不能進行生產。

  任何生產都是勞動力和生產資料的結合。勞動能力是每個人生來具有的,因此,在人與人之間的生產關系中,決定性的問題是生產資料歸誰占有的問題。占有生產資料的人,在整個社會關系中就占有優勢。在有人占有生產資料、有人喪失生產資料的社會里,占有生產資料的人,就可以憑借占有的生產資料來無償地占有喪失生產資料的人的勞動成果,就會產生剝削,就會出現階級。在人們共同占有生產資料的社會里,每一個人在生產資料面前是平等的,不可能憑借生產資料的占有來無償地占有他人的勞動成果,這就為消滅階級、消滅剝削和壓迫奠定了基礎。生產資料歸誰所有,決定著整個社會關系的性質。一切社會經濟問題的根子就在于生產資料所有制。馬克思主義分析社會經濟問題,總是要從生產資料所有制說起。毛澤東在讀蘇聯政治經濟學教科書時一再強調這一點。他說:“生產資料在誰手里,這是決定的問題”【26】。

  所以,總書記說:“生產資料所有制是生產關系的核心”。這就說到根兒上了。一切淡化所有制的言論都是錯誤的。

  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是生產資料公有制

  在馬克思主義發展史上,把社會制度區分為基本制度和具體制度,是毛澤東第一次提出來的。

  1956年,赫魯曉夫在蘇共20大上作秘密報告,全盤否定斯大林,引起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思想一片混亂,捅了一個大婁子。一時間,如何評價斯大林,如何評價蘇聯的社會主義實踐,成為國際共產主義運動議論的焦點。這時毛澤東提出評價斯大林和蘇聯社會主義實踐的一個重要的方法論原則,即要把蘇聯的社會主義制度區分為基本制度和具體制度。蘇聯的社會主義基本制度(政治上堅持共產黨領導,堅持無產階級專政,經濟上堅持生產資料公有制、按勞分配,思想上堅持馬克思主義為指導)是完全正確的,它體現了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反映了社會主義的本質特征,表現了社會主義的質的規定性,是人類社會發展的一定階段的共同規律,具有普遍意義。斯大林的錯誤不是由社會主義基本制度產生的,不能因為斯大林的錯誤就否定社會主義基本制度,而克服錯誤也不需要推翻基本制度。蘇聯建立的社會主義具體制度(它是基本制度在蘇聯條件下的具體實現形式,即具體的體制、運行機制),則需要做具體分析,其中有的是正確的,有的是從蘇聯具體國情出發制定的,具有蘇聯的民族特點,不能照搬到國情不同的其他國家去,有的則是錯誤的。斯大林的錯誤是在具體制度層面上(此外還有工作作風、思想方法等)產生的,因此,克服錯誤只需要改革具體體制、運行機制,改進工作作風。在整個社會制度的系統中,基本制度是決定的、第一位的,具體制度只是基本制度的具體實現形式,是從屬的,第二位的。蘇聯的社會主義基本制度是正確的,必須肯定,具體制度則有對有錯,綜合起來,對斯大林、蘇聯社會主義實踐,應該三七開,成績是基本的,問題是第二位的。把社會主義制度區分為基本制度和具體制度,這就可以從根本上回答如何評價斯大林、蘇聯社會主義實踐的問題。這是毛澤東對馬克思主義做出的重大貢獻。它為分析社會主義問題提供了重要的方法論原則。

  社會主義基本制度包括基本政治制度、基本經濟制度、基本文化制度。其中最重要的是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經濟是基礎嘛。

  那么,什么是社會主義的基本經濟制度呢?

  這要從經濟關系說起。

  經濟制度是國家在法律上規定的,但這不是人們主觀地任意規定的,它的內涵是人與人之間的經濟關系,經濟制度只是客觀存在的人們經濟關系在制度上的表現。

  人們的經濟關系不是單一的,而是多種多樣的,這各種經濟關系并不是簡單并立地存在著,它們之間有著密切的聯系,構成一個有機的系統。經濟關系大體上可以分為兩大類。一類經濟關系是根本的、具有決定意義的,它們決定著整個社會的性質,決定著不同階級的產生以及不同階級之間的關系,決定著生產的目的。這就是我們常說的生產資料所有制、人們在生產過程中的地位以及相互關系、分配方式。這類決定社會性質的經濟關系,有人稱之為“社會經濟關系”,它是屬于本質層次的經濟關系,它決定了一種社會制度獨特的特性,而與其他社會制度相區別,不同社會制度,具有不同的“社會經濟關系”,在這一層次上沒有共同之處。這類經濟關系,往往被物與物的關系、人與物的關系掩蓋著,需要通過抽象的理論思維,透過現象才能把握,這類經濟關系反映了一種社會制度的本質;另一類經濟關系則是在具體組織生產、交換、分配、消費過程中,在具體的資源配置過程中形成的,也就是在經濟的具體運行過程中發生的關系。例如勞動的專業化和協作,資金的流動和運作,商品的供給和需求等等,這是屬于現象層次的經濟關系,人們一眼就可以看到的。這類反映具體組織經濟活動的經濟關系,有人把它稱之為“組織經濟關系”。這類經濟關系具有兩重性,一方面它反映了生產、交換、分配、消費一般的關系,因而不同社會制度有共同之處;另一方面,它是在一定社會制度下經濟運行過程中發生的,同“社會經濟關系”密切結合在一起,而且從屬于“社會經濟關系”,是“社會經濟關系”的具體實現形式,因而必然要反映“社會經濟關系”的特點和要求。在現實生活中,脫離“社會經濟關系”而獨立存在、孤立運行的“組織經濟關系”是不可能有的。我們研究“組織經濟關系”,不能停留在簡單地描述現象上,而要探討它同“社會經濟關系”的關系,探討它是如何反映“社會經濟關系”的特點和要求的,即它是如何體現社會制度的本質的。

  既然經濟關系具有兩個層次,作為人與人之間的經濟關系反映的經濟制度也必然有兩個層次,一個是反映“社會經濟關系”的基本經濟制度,一個是反映“組織經濟關系”的具體體制、運行機制,這是非基本經濟制度。

  所以,一個社會的基本經濟制度有這樣一些特點:第一,從經濟上說,基本經濟制度是整個社會的根本,它表明了社會制度的本質特征,也是這個社會特有的東西。我們怎么判斷一種社會制度的性質呢?從經濟角度說,所根據的正是基本經濟制度。例如,如果生產資料歸資本家所有,而工人喪失生產資料,資本家在市場上購買工人的勞動力,在生產過程中驅使工人進行勞動(形成雇傭關系),并無償占有工人創造的剩余價值,這就是資本主義的“社會經濟關系”,具有這樣的“社會經濟關系”以及反映這種“社會經濟關系”的基本經濟制度,那就是資本主義社會;如果生產資料歸全體勞動者共同所有(或者歸部分勞動者共同所有),在生產過程中勞動者之間形成平等、互助、合作的關系,勞動成果實行按勞分配原則,這就是社會主義的“社會經濟關系”,具有這樣的“社會經濟關系”以及反映這種“社會經濟關系”的基本經濟制度,那就是社會主義社會。第二,它是與其他社會制度根本區別的東西,與其他社會制度共同的東西,絕不是基本經濟制度。毛澤東指出,社會主義經濟與資本主義經濟,在現象上是一樣的,只是本質上不同。這本質的不同,在經濟制度這個系統中就是基本經濟制度的不同。第三,基本經濟制度在一種社會制度發展過程中是不變的。任何事物都有“質”和“量”兩個方面,一個事物在內在固有的“質”的范圍內,不斷發生量變,但這個“質”是不會變的,變了,就不是原來的事物了,而成了另外一種事物了。經濟制度也一樣?;窘洕贫鹊膶崿F形式(即具體的經濟體制、運行機制)可以隨著條件的變化而不斷變化,但基本經濟制度(這是社會制度的本質)是不會變的。改變了基本經濟制度,就變成了另外一種社會制度了。

  體現在基本經濟制度中的“社會經濟關系”,包括生產資料所有制、人們在生產過程中的地位和相互關系、分配關系三個方面,其中決定性的是生產資料所有制,人們在生產過程中的地位和相互關系、產品分配方式都是由生產資料所有制決定的,所以如果簡要地說,基本經濟制度就是指生產資料所有制。說全了,基本經濟制度包括三個方面,抓關鍵簡單地說,就是生產資料所有制。

  例如,圍繞著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基本經濟制度,就有兩種說法。黨的十五大提出,“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是我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一項基本經濟制度。”【27】這就是說,生產資料所有制只是基本經濟制度的一項。而憲法第六條則規定:“國家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堅持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基本經濟制度。”這就是說,基本經濟制度就是生產資料所有制。兩者并不矛盾,全面地說,生產資料所有制只是基本經濟制度的一項,基本經濟制度還包括生產過程中人們的地位和相互關系、分配制度;簡要地就關鍵來說,基本經濟制度就是生產資料所有制。

  進一步的問題是社會主義的基本經濟制度是什么。這就涉及社會主義制度是怎么提出來的。

  最早提出社會主義的是空想社會主義者??障肷鐣髁x的鼻祖托馬斯·莫爾(1478-1535),目睹英國資本主義原始積累時期資產階級殘酷剝削勞動人民的野蠻行徑,對橫遭圈地之禍而顛沛流離的勞動人民深表同情,他認為私有制是一切罪惡的根源。他設想一個未來消滅剝削制度的新社會,這個社會是以公有制為基礎,人人勞動,共同生產、共同占有,沒有剝削、沒有壓迫,衣食豐足、道德高尚、人人無憂無慮的理想社會。盡管他設想的未來社會,所根據的是人的理性、道德觀念、主觀愿望,是歷史唯心主義的,不科學的,他也找不到實現新社會的力量,因而是空想的,但他看到了私有制是剝削社會萬惡之源,生產資料公有制是新社會的基礎,這無疑是正確的,這是人類思想史上的巨大成就。老實說,今天我們那些把私有制吹上天、成天鼓吹私有化的“理論家”,其思想水平還真比不上500年前的空想社會主義者。

  馬克思恩格斯吸收了空想社會主義的合理成分,運用自己發現的歷史唯物主義理論和剩余價值學說,在分析資本主義現實生活存在的矛盾基礎上,得出了社會主義必然取代資本主義的結論,使社會主義從空想變成了科學。他們的理論邏輯是這樣的:隨著資本主義的發展,資本的積累、生產的集中,生產力越來越具有社會的性質。一個產品不是單個工人生產出來的,而是一群工人共同的產物,生產上需要的物資,不是本單位提供的,而是由社會提供的,生產出來的產品也不是供本單位使用,而是供社會使用。各個生產單位密切聯系在一起,整個國民經濟聯結成為一個有機的整體。生產的這種社會性質,客觀上要求由社會來占有生產資料,由社會按照全社會的利益調節和管理整個國民經濟的運行。但是在資本主義社會里,生產資料歸資本家私人所有,他們按照追逐剩余價值的目的進行生產,這種占有方式同生產方式發生了矛盾,生產方式起來反抗占有方式,這就形成了資本主義基本矛盾——生產社會性與生產資料的私人資本主義占有之間的矛盾,這是資本主義社會一切弊病的根源。在資本主義制度范圍內,這一矛盾是無法解決的,唯一的出路是推翻資本主義私有制,用以公有制為基礎的社會主義社會取代資本主義。這是人類社會發展的客觀規律,是歷史的必然趨勢。

  按照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生產資料公有制是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我國憲法也是這樣規定的。憲法第六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社會主義經濟制度是生產資料的社會主義公有制,即全民所有制和勞動群眾集體所有制。”查遍馬恩列斯毛的著作,都是這樣闡述的,任誰也找不到任何一點根據可以證明他們主張私有制也是社會主義制度的經濟基礎,更談不上私有制是社會主義的基本經濟制度的組成部分了。相反,他們再三強調,社會主義是要消滅私有制的。恩格斯指出,社會主義社會是一個“經常變化和改革的社會”,但有一點是不變的,即“在實行全部生產資料公有制……的基礎上組織生產”,這是社會主義制度與資本主義制度的“具有決定意義的差別”【28】所在。

  我國尚處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生產力比較落后,公有制所需要的具有社會性質的生產力,在許多部門和地區還不具備。非公有制經濟(私有制經濟)對經濟發展還有一定的積極作用。按照生產關系一定要適合生產力性質的客觀規律,我們不能實行單一的公有制,還需要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把私有制納入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基本經濟制度,是符合生產力發展需要的。但這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特殊現象,具有中國民族特點的。如果發達國家搞社會主義,他們也許就不需要經歷初級階段,也就不需要實行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基本經濟制度。我們必須把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基本經濟制度與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嚴格區分開來,不要把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基本經濟制度說成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把具有民族特點的東西泛化成社會主義的一般原則。

  請那些主張私有制也是社會主義制度的經濟基礎,甚至是基本經濟制度的一部分的人,引用一下,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哪篇文章里是這么說的,哪怕是只言片語也行,恐怕連影兒都找不到吧。把非公有制經濟納入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顯然是違背馬克思主義的。

  那么,怎么看待我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私有制經濟(非公有制經濟)呢?

  這是一個具有原則意義的重大問題。恰恰在做這個問題上,存在著嚴重分歧。我們必須運用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明確回答這個問題,不能有半點含糊。

  簡要說來,必須明確這樣幾條:

  第一,非公有制經濟不是社會主義性質的經濟。非公有制經濟是建立在生產資料私有制基礎上的,它不是社會主義性質的經濟。社會主義是要消滅私有制的,在此基礎上消滅剝削和兩極分化。非公有經濟有不同形式,它們性質也不一樣,其中個體私有者,具有兩重性,一方面它是私有者,另一方面他是勞動者,不存在剝削關系;非公有制經濟的主要組成部分是私營經濟、外資經濟,生產資料歸資本家私人所有,資本家在市場上購買勞動力(雇傭工人),驅使工人進行生產,并無償占有工人創造的剩余價值。這是資本主義性質的經濟。雖然在社會主義的中國,政治上工人階級處于領導地位,經濟上公有制占主體,私營經濟、外資經濟的經營活動是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運轉的,但這只是外部經營環境的變化,只能改變它們的經營方式和管理方法,不可能改變它們的性質。一種經濟的性質是由內部經濟關系決定的。內因是根據,外因是條件嘛。

  明確非公有制經濟不是社會主義性質的經濟、其中主要組成部分是資本主義性質的經濟,它們不是社會主義制度的經濟基礎,這是我們討論私有制經濟一切問題的前提。如果這個問題給弄混亂了,一切討論就會陷入一筆糊涂賬,無法進行。許多“著名經濟學家”和經濟管理部門領導人,正是在這個問題上不斷制造謬論,千方百計抹殺私有制經濟的非社會主義性質,把它說成與公有制一樣,都是社會主義性質的,引起一系列混亂觀點。這顯然是違背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的,其最終目的是為私有化制造輿論。這是值得警惕的輿論動向。

  第二,既然私有制經濟不是社會主義性質的,為什么在我們社會主義國家,不僅允許它存在,而且還鼓勵和支持它發展呢?這就要從我國具體國情出發來解釋。我國是從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經過新民主主義進入社會主義的。我國尚處在社會主義的初級階段,生產力不夠發達,生產資料公有制所需要的具有社會性質的生產力,許多部門和地區還不具備。按照生產關系一定要適合生產力性質的規律,我們還不能實行單一的公有制經濟。非公有制經濟對國民經濟的發展還有積極作用。我們只能實行在公有制為主體(這是整個社會保持社會主義性質的根本保證之一)的前提下,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方針。經過十多年改革的實踐證明,這一方針是正確的,到黨的十五大,我們明確規定,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是我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經濟制度??梢?,我們允許非公有制經濟(私有制經濟)存在和發展,并不是因為私有制經濟符合人的自私本性(說人的本性是自私的,這是唯心主義的反科學的論斷),永遠不能消滅,也不是因為私有制是先進生產關系,代表了先進生產力發展的要求,而是因為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生產力比較落后。這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特殊現象,而不是社會主義的一般原則。必須明確,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只是我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經濟制度,而不是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私有制只是我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基本經濟制度的組成部分,而且是補充部分,不能認為私有制是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的組成部分。把私有制“納入”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把私有制說成是社會主義不可缺少的東西,這是反馬克思主義的、完全錯誤的。

  第三,必須擺正非公有制經濟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基本經濟制度中的地位。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基本經濟制度中,公有制居于主體,而非公有制則處于補充地位。正如鄧小平指出的,非公有制經濟只是社會主義經濟的補充(請那些一心想把私有制說成也是社會主義性質的人注意,鄧小平指出,非公制經濟是社會主義經濟的補充,這就表明非公有制經濟不是社會主義性質的經濟,否則就變成社會主義經濟對社會主義經濟的補充了,這在語法上就說不通)。

  強調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在一個具有多種所有制經濟的社會里,必然有一種所有制經濟居于主體地位,其他所有制經濟的存在和發展,都要受到居于主體地位的所有制經濟的制約和規定。整個社會的性質,從經濟上說,就是由居主體地位的所有制決定的。主要矛盾決定整個事物的性質嘛。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既有公有制,又有私有制,憑什么說我國是社會主義社會呢?從經濟上說,就是因為公有制是主體,它規定著、制約著非公有制經濟的存在和發展。一旦公有制經濟喪失了主體地位,私有制成了主體,整個社會的性質就會發生根本的變化,由社會主義變成資本主義。茲事體大,事關社會性質,不能不察。這就是我們一再強調要區分不同所有制經濟,哪個是主體、哪個是補充的原因。

  然而恰恰在這個原則問題上,理論界存在嚴重分歧。有人千方百計否定區分主體與補充的必要,強調不要分老大老二,應在一視同仁。他們搬出的理由是,十九大規定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運行中,不同所有制地位是平等的。這個理由是站不住的。必須把各種所有制經濟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運轉中的地位與在所有制結構中的地位區分開來。在市場經濟的運行中,各個所有制經濟的地位是相同的,市場規則適用于一切企業,不可能對公有制企業規定一種市場規則,對私有制企業規定另一種市場規則,那樣就沒有統一的市場了。但在一個存在多種所有制經濟的社會里,不同所有制經濟在所有制結構中的地位必然是不一樣的,有的所有制經濟居于主體地位,有的則處于補充地位。這是客觀的,不依人們意志為轉移的,不是你主觀上不分老大老二,就消失了。否則就無法確定社會的性質了。我們是社會主義國家,必須堅持公有制經濟的主體地位,非公有制經濟只能處于補充地位。如果不堅持公有制為主體,或者不分主體、補充了,就無法保證整個社會的社會主義性質。這就是我們一再強調非公有制經濟必須安于補充地位,發揮好作為社會主義經濟的補充作用的道理。如果非公有制經濟不安于此,成天妄想取代公有制成為主體,千百萬勞動人民是不會答應的,若執迷于此,必將碰得頭破血流。

  從政治上講,也應有所區分。在我們社會主義國家里,凡是贊成、擁護、參加社會主義建設的,都屬于人民的范疇,都是“自己人”。但“自己人”,也有所不同。毛澤東指出,在我們人民內部存在兩個聯盟,一個是工農聯盟,勞動人民的聯盟,另一個是勞動人民與非勞動人民的聯盟。前者是根本的,是我們黨執政的階級基礎,后者是第二位的,是執政的社會基礎。沒有鞏固的工農聯盟,就不會有第二個聯盟。工人農民,勞動人民是我們的依靠對象,非勞動人民則是我們的團結對象,統一戰線對象。這種區別是客觀存在的,不容顛倒。如果錯把團結對象當作依靠對象,把工人農民拋在一邊,一頭扎進了資本家的懷抱,我們的政權就喪失了自己的階級基礎,這是十分危險的。

  第四,必須明確非公有制經濟(私有制經濟)在我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作用具有兩重性。一方面,由于生產力落后,私有制經濟對國民經濟的發展具有積極作用,我們不僅允許它存在,而且采取各種措施,鼓勵和支持它發展。另一方面,由于它是建立在生產資料私有制基礎上的,而且其主要組成部分(私營經濟、外資經濟)還是資本主義性質的,生產目的是追逐剩余價值,因而同社會主義的本質(消滅剝削、消除兩極分化)存在矛盾,私營經濟、外資經濟中資本家和工人之間存在階級矛盾。不能只看到積極作用的一面,忽視它與社會主義矛盾的一面。

  相應地,我們對非公有制經濟的政策也具有兩重性,一方面要鼓勵支持它們發展,另一方面要在國有經濟發揮主導作用的前提下,注意引導、教育他們朝著社會主義方向發展,按照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辦法,妥善處理他們同社會主義和工人階級之間的矛盾,不致矛盾激化。同時做好這兩方面的工作,防止片面性,是不容易的,需要有極高的領導才能。當前的主要傾向是只強調鼓勵、支持的一面,完全忽視引導、教育的一面。長此以往,時會出現嚴重問題的。

  第五,為了落實我國社會主義產階級的基本經濟制度,我們必須堅持“兩個毫不動搖”的方針。一,必須毫不動搖地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發展和壯大國有經濟,國有經濟控制國民經濟命脈,對于發揮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增強我國的經濟實力、國防實力和民族凝聚力,具有關鍵作用。集體經濟是公有制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對實現共同富裕具有重要作用。二,必須毫不動搖地鼓勵、支持和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的發展。個體、私營等各種形式的非公有制經濟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對充分調動社會各方面的積極性、加快生產力發展具有重要作用。

  應該看到,第一個“毫不動搖”是第二個“毫不動搖”的前提和基礎。在市場經濟條件下,一切都憑實力講話,沒有經濟實力,文件上的規定是不可能落實的。沒有占主體地位的公有制的鞏固和發展,沒有起主導作用的國有經濟發展和壯大,就沒有能力來鼓勵、支持和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的發展。要想實現鼓勵、支持和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的發展,必須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尤其要發展和壯大國有經濟?,F在有人只講第二個“毫不動搖”,完全不提第一個“毫不動搖”,這樣,鼓勵、支持和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是要落空的。

  第六,應該明確非公有制經濟的未來。在人類史發展史上私有制并不是一直存在的,原始共產主義社會就沒有私有制。隨著生產力的發展,出現了剩余產品,才出現私有制。當人類社會出現最后一種私有制形式——資本主義私有制,私有制與生產力的社會性質發生矛盾,這是資本主義基本矛盾。這時私有制的喪鐘就敲響了,與具有社會性質的生產力相適應的,是生產資料公有制。因此,隨著生產力的發展,生產社會化程度的提高,私有制必然為公有制所取代,資本主義必然為社會主義所取代。這是不依人們意志為轉移的歷史發展的必然趨勢。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我們是利用私有制發展經濟,為最終徹底消滅私有制創造物質條件。私有制不是永恒的,雖然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私有制經濟絕對量還會有所增加,但相對量會縮小的,直至完全消失。我們不可能永遠保留私有制,隨著條件的成熟,它是要退出歷史舞臺的。馬克思恩格斯正是根據這一客觀規律,在《共產黨宣言》里明確宣布,未來的共產主義社會是要徹底消滅私有制的。當然,這不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任務,但這是我們的奮斗目標,不能忘卻。

  運用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正確分析非公有制經濟(尤其是私營經濟)的性質,它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地位、作用,明確它的未來,全面制定我們對待非公有制經濟的政策,是一項嚴肅的政治任務,關系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未來。絕不是揀一些資本家愛聽的名詞(把私營經濟改稱“民營經濟”、提出模糊不清的“自己人”、不分階級性質的“企業家”等等)能夠搪塞過去的。必須警惕黨內彌漫的親資本家、疏勞動人民的情緒,只顧眼前利用私營企業發展經濟的作用、無視消滅私有制的長遠目標的機會主義思想,聽任這種情緒和思想滋長和發展,是會導致黨改變性質的。這不是危言聳聽,而是現實的危險。

  在處理國際關系問題時,不能忘卻美國的帝國主義本質

  從2018年中美貿易戰開始,延續到2020年全球抗疫戰斗,中美之間紛爭不休。國內輿論對如何看待中美關系,也是議論紛紛,莫衷一是。在這個關系我國生死存亡以及今后發展前景的問題上,我們應該重新學習毛澤東對美帝國主義的一系列論述,把它作為我們處理中美關系的指導思想,并用它來統一思想,團結戰斗,防止因為思想不一致而分散力量。

  在國際問題領域,對美關系,是毛澤東最關心的問題之一。早在抗日戰爭時期,毛澤東就關注這個問題,解放戰爭時期,國民黨發動了瘋狂進攻,由于國民黨得到美國的支持,不可一世。怎么看待美國,成了一個大問題,直接關系到我們有沒有能力打敗國民黨反動派,這成為革命成敗關鍵之一。當時毛主席發表了美帝國主義是紙老虎的著名論斷,極大地鼓舞了解放軍以及解放區人民,為打敗蔣介石樹立了信心。全國解放以后,我們面臨著復雜的國際環境,毛主席最關心的,除了蘇聯外,就是如何認識美國、如何同美國打交道的問題。他發表的一系列科學的論斷,是我們寶貴的精神財富,至今仍應該成為我們處理對美關系的指導思想。我們的任務是,認真學習這些論斷,用它來統一全黨的思想,指導當前的斗爭。需要警惕某些人有意無意地貶低、否定毛主席的思想,把我們的斗爭引向邪路。

  毛主席關于美帝國主義有哪些論斷值得我們永遠銘記的呢?

  美國的帝國主義本性是不會改變的

  毛主席多次強調,美國的帝國主義本性是不會改變的,必須拋棄對美帝國主義的不切實際的幻想。資本主義由自由競爭進入壟斷以后,壟斷資產階級利用壟斷地位,從追逐最大限度利潤出發,不僅壓迫、剝削本國勞動人民,而且把手伸向全世界,掠奪殖民地,力圖統治全世界。帝國主義必然要對外擴張,政治上搞霸權主義,這是不可避免的。對世界勞動人民來說,帝國主義就是剝削和壓迫,就是霸權主義,就是戰爭。不打倒帝國主義,人民就得不到解放,就不得安寧。這種本性是由壟斷資本主義的社會及制度決定的,是不會隨著帝國主義的領導人的更迭而改變的。不同的領導人,在執政、行事的風格上會有所不同,但本質是不會改變的。赫魯曉夫曾經幻想美國總統的更迭會改變美國的帝國主義本性。這表現在1960年的美蘇戴維營會談上。1960年赫魯曉夫祈求美國新任總統艾森豪威爾改變帝國主義的侵略本性,幻想他能放棄戰爭,贊成和平,與蘇聯共同構建“三無世界”。于是登門求見。他是帶著禮物(犧牲中國人民的利益——停止援助中國制造原子彈、發表偏袒印度的聲明),滿臉討好,去參加戴維營會談的?;貋砗?ldquo;得意洋洋說什么‘戴維營精神’的劃時代意義”,仿佛從此美國放棄戰爭了,世界可以長久和平了。但是1960年2月3日,艾森豪威爾在記者招待會上卻說,他不知道“任何戴維營精神”。不久,安森豪威爾就派U2飛機去蘇聯上空偵察。毛澤東說,赫魯曉夫是“自己擦脂抹粉,送上門去,結果被人家一個巴掌打了出來。”這成了成為國際上的笑柄。毛澤東明確指出:“帝國主義、壟斷資產階級的策略可以改變,而本性不能改變的。”【29】

  美國的帝國主義本性是不會改變的,這是由社會制度的性質決定的,不依人們意志為轉移。我們應該牢記這一點,在此基礎上構建中美關系。離開這一點,對美國的政策就會走上不切實際的邪路。改革開放以來,一股“親美、崇美、媚美”思潮泛濫,這股思潮,從認識上說,就是幻想美帝國主義會改變本性,會放棄侵略、掠奪,幫助別國進行建設,會放棄戰爭,熱愛和平。這種幻想必須拋棄,才能建立起正常的中美關系。

  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

  新中國成立以后,1953年實行過渡時期總路線,到1956年實現了生產資料所有制的社會主義改造,建立了社會主義制度。此后,毛澤東多次指出,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他們千方百計顛覆我國的社會主義制度。

  這是因為,中美之間關系的實質是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兩種社會制度的矛盾和斗爭。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從根本性質上說,是兩種對立的社會制度,兩者是一種取代關系:或者按照社會發展規律,社會主義制度取代資本主義制度,或者在特殊的歷史條件下,社會主義制度被顛覆,倒退到資本主義去,像上個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蘇聯東歐國家那樣。說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在發展過程中可以越來越接近,逐步融合成為一種新的第三種社會制度,那是民主社會主義者的臆想,根本不是現實,帝國主義也不允許出現這種情景。自世界上出現社會主義制度以來,帝國主義總是處心積慮要消滅社會主義,恢復資本主義的一統天下。這是由壟斷資產階級的階級本性決定的。當用武力無法實現這一意圖時,就轉而采用和平演變的戰略。毛澤東最早看到這一點。1959年,時任美國國務卿的杜勒斯剛一提出對社會主義國家實行和平演變的戰略,毛澤東就在11月召開的小范圍會議上,印發了杜勒斯的幾篇演說,請大家看一看。他說,杜勒斯講要他們要以什么“法律和正義”來代替武力,又說“在這方面最為重要的是要認識到,在這種情況下,放棄武力并不意味著維持現狀,而是意味著和平的轉變”。和平轉變誰呢?就是轉變我們這些社會主義國家,搞顛覆活動,內部轉到合乎他的那個思想。美國它那個秩序要維持,不要動,要動我們,用和平轉變,腐蝕我們。毛澤東還特別講到,杜勒斯搞和平演變,在社會主義國家內部是有其一定的社會基礎的【30】。

  后來毛澤東多次強調要警惕帝國主義的和平演變戰略。1960年12月4日至6日,毛澤東在杭州召集政治局常委會議,他親自起草了一個關于國際形勢的講話提綱,明確指出:“帝國主義的戰略目的是保存資本主義、帝國主義制度,消滅社會主義制度,也消滅民族獨立運動。這如同戰爭的目的是保存自己、消滅敵人一樣。帝國主義現在使用兩套辦法。一套是用戰爭的手段,另一套是用和平手段。這就是一方面搞原子彈、導彈,搞軍事基地,準備用戰爭的辦法來消滅社會主義,但是它打的也還是和平的旗幟。這點要看清楚。另外一套辦法也是打著和平的旗幟,發展文化往來,甚至經濟往來,準備用腐蝕的辦法,從內部搞演變的辦法來消滅社會主義。帝國主義總是這樣的,能夠消滅的就立即消滅,暫時不能消滅的就準備條件消滅之。這兩套辦法可以同時并用,也可以交替使用,根據對象不同采取不同的辦法。機會主義、修正主義是帝國主義拉攏的對象,帝國主義盡力擴大機會主義、修正主義的影響,從內部通過和平演變來搞垮社會主義。”【31】

  1964年以后,毛澤東把防止和平演變問題正式提上日程,并提出應當采取的一系列步驟。他在1964年6月16日的講話,就專門講到這個問題。他說,帝國主義說,對于我們的第一代、第二代沒有希望,第三代、第四代怎么樣,有希望。帝國主義的話講得靈不靈?我不希望它靈,但也可能靈。此后,他在不同場合,向著不同的對象,又多次講這個問題。他警告人們說,我們國家也不太平,還有被和平演變的危險【32】。

  然而改革開放以來許多人忘記了毛澤東的警告,對帝國主義的和平演變戰略掉以輕心,不以為然,對帝國主義充滿了幻想,甚至批評主張防止和平演變的人為“左”,仿佛美帝國主義已經放棄和平演變戰略了。有人主張中美關系是“非敵非友”,甚至是“夫妻關系”,“床下吵架枕頭和”,沒有什么根本矛盾。這是我國親美派一廂情愿的幻覺。

  然而無數事實否定了“夫妻關系”說,證明毛澤東的警告是正確的。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風波,就是一場險些成功的和平演變?!读?憲章》的作者被授予諾貝爾和平獎,也表明帝國主義從來沒有放棄通過顏色革命實現和平演變的戰略。2018年的中美貿易戰,顯然不僅僅是貿易問題,也不僅僅是想遏制我國發展,根本目的是改變我國的制度,要我們放棄社會主義。而特朗普之所以對貿易戰充滿必勝的信心,是因為他相信中國內部有人會配合,也就是毛澤東說的,“內部是有其一定的社會基礎的”。事實證明,我國國內確實存在這樣的“內應力量”,在貿易戰剛一打響,就有人主張盡快投降。

  在處理中美關系時,一定要牢記,這是兩種社會制度的關系,是有關我國生死存亡的大事,一定要牢記帝國主義忘我之心不死。這是我們考慮一切問題的基點,切不可被一些表面現象蒙蔽了。

  美帝國主義是紙老虎

  帝國主義是紙老虎,毛主席用這樣豪邁語言說清楚了帝國主義的本質:表面上看起來是可怕的,可以嚇唬人,但骨子里是虛弱的。

  這個論斷,毛澤東最早是在1946年和美國記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的談話中提出來的。當時,國民黨反動派在美國的支持下,利用美式裝備,氣勢洶洶地向解放區發動進攻,一時間有些人憂心忡忡,仿佛抵擋不住了,天要塌下來了。在這關鍵時刻,毛澤東指出:“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看起來,反動派的樣子是可怕的,但是實際上并沒有什么了不起的力量。從長遠的觀點看問題,真正強大的力量不是屬于反動派,而是屬于人民。”“蔣介石和他的支持者美國反動派也都是紙老虎。提起美國帝國主義,人們似乎覺得它是強大得不得了的,中國的反動派正在拿美國的‘強大’來嚇唬中國人民。但是美國反動派也將要同一切歷史上的反動派一樣,被證明為并沒有什么力量。”他預言“歷史最后將證明,這小米加步槍比蔣介石的飛機加坦克還要強些。”“反動派總有一天要失敗,我們總有一天要勝利。這原因不是別的,就在于反動派代表反動,而我們代表進步。”【33】

  問題的本質在于,誰代表人民、代表進步,誰的行為符合社會發展規律,誰反對人民,代表反動。逆歷史潮流而動,后者雖然表面上氣勢洶洶,最終必將跨臺。毛澤東告訴我們,看問題要看本質,不能被現象蒙住了眼睛。

  在上世紀50-60年代,馬克思主義與修正主義有過激烈的爭論,焦點之一是,如何看待美帝國主義。當時赫魯曉夫被美帝國主義的強大嚇壞了,主張跪倒在美帝國主義腳下,哀求美帝國主義賜予和平。他們譴責美帝國主義是紙老虎的論斷是“冒險主義”。毛澤東同赫魯曉夫修正主義進行了堅決的斗爭,全面地闡述了帝國主義是紙老虎的思想。

  1957年11月18日,毛澤東在莫斯科共產黨和工人黨代表會議上,縱論國際形勢大局,他針對某些共產黨存在的恐美心理,明確指出:“一切所有號稱強大的反動派統統不過是紙老虎,原因是他們脫離人民。”“為了同敵人進行斗爭,我們在一個長時間內形成了一個概念,就是說,在戰略上我們要藐視一切敵人,在戰術上我們要重視一切敵人。也就是說在整體上我們一定要藐視他,在一個一個具體問題上我們一定要重視他。如果不是在整體上藐視敵人,我們就要犯機會主義的錯誤。馬克思、恩格斯只有兩個人,那時他們就說全世界資本主義要被打倒。但是,在具體問題上,在一個一個敵人的問題上,如果我們不重視他,我們就要犯冒險主義的錯誤。”【34】

  1958年12月1日,他在中共八屆六中全會期間,專門為此寫了一篇文章《關于帝國主義和一切反動派是不是真老虎的問題》。他說:“我的回答是既是真,又是紙的,這是一個由真變紙的過程。變即轉化,真老虎轉化為紙老虎,走向反面。”“同世界上一切事物無不具有兩重性(即對立統一規律)一樣,帝國主義和一切反動派也有兩重性,它們是真老虎又是紙老虎。歷史上奴隸主階級、封建地主階級和資產階級,在它們取得統治權力以前和取得統治權力以后的一段時間內,它們是生氣勃勃的,是革命者,是先進者,是真老虎。在隨后的一段時間,由于它們的對立面,奴隸階級、農民階級和無產階級逐步壯大,并同它們進行斗爭,越來越厲害,它們就逐步向反面轉化,化為反動派,化為落后的人們,化為紙老虎,終究被或者將被人民所推翻。反動的、落后的、腐朽的階級,在面臨人民的決死斗爭的時候,也還有這樣的兩重性。一面,真老虎,吃人,成百萬人成千萬人地吃。人民斗爭事業處在艱難困苦的時代,出現許多彎彎曲曲的道路。中國人民為了消滅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在中國的統治,花了一百多年時間,死了大概幾千萬人之多,才取得一九四九年的勝利。你看,這不是活老虎、鐵老虎、真老虎嗎?但是,它們終究轉化成了紙老虎,死老虎,豆腐老虎。這是歷史的事實。”“所以,從本質上看,從長期上看,從戰略上看,必須如實地把帝國主義和一切反動派,都看成紙老虎。從這點上,建立我們的戰略思想。另一方面,它們又是活的鐵的真的老虎,它們會吃人的。從這點上,建立我們的策略思想和戰術思想。”這一觀點“是從馬克思主義關于宇宙發展的兩重性,關于事物發展的兩重性,關于事物總是當作過程出現而任何一個過程無不包括兩重性,這樣一個基本觀點,對立統一的觀點,出發的。”【35】關于帝國主義既是真老虎又是紙老虎的觀點是建立在馬克思主義唯物辯證法基礎上的,否定、反對這個觀點,實際上就是反對辯證法,違反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

  我們正是按照帝國主義既是真老虎又是紙老虎的觀點出發同美帝國主義打交道,戰略上藐視它,戰術上重視它,因而在中美斗爭中取得了一個又一個的勝利。無數事實證明,毛澤東這一充滿辯證法的觀點是正確的,是顛撲不破的真理。如果沒有這一思想,我們就不可能作出抗美援朝的決策,更不可能打贏這一仗。

  然而改革開放以來,有的人忘記了這一真理,甚至不敢提起這個原理,生怕得罪了美帝國主義。他們在帝國主義強大實力面前嚇破了膽,不敢斗爭,更不敢勝利。在美帝國主義面前跪久了,站不起來了。這就是貿易戰中出現投降主義聲音的原因。那樣的精神狀態,豈能同美帝國主義斗爭?其實,一味示弱,不敢斗爭,連對手也會看不起的。

  今天,我們應該大力宣傳美帝國主義是紙老虎,揚眉吐氣,樹立起斗爭必勝的信念。

  對帝國主義的訛詐,必須一反對,二不怕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的時候,美國已經成為最強大的帝國主義國家,全世界都在議論美國會不會打新的世界大戰。那時流行一種觀點,怕美國發動第三次世界大戰,仿佛只有聽任美國壓迫和剝削,不反抗,才能避免戰爭。美帝國主義也正是用戰爭來訛詐世界人民。當時,毛澤東以無產階級革命家的氣魄,提出一反對、二不怕的原則。他說:“現在世界各國的人們都在議論著會不會打第三次世界大戰,對于這個問題,我們也要有精神準備,也要有分析。我們是堅持和平反對戰爭的。但是,如果帝國主義一定要發動戰爭,我們也不要害怕。我們對待這個問題的態度,同對待一切‘亂子’的態度一樣,第一條,反對;第二條,不怕。”【36】“第一,我們不要打,而且反對打。要打就是他們先打,逼著我們不得不打。第二,但是我們不怕打,要打就打。我們現在只有手榴彈跟山藥蛋。氫彈、原子彈的戰爭當然是可怕的,是要死人的。因此我們反對打。但是這個決定權不操在我們手中,帝國主義一定要打,那么我們就得準備一切,要打就打。”【37】他指出,帝國主義好比景陽崗的老虎,老虎總是要吃人的,你刺激它,它要吃人;不刺激它,也要吃人。絕不會由于你投降就會發善心。只有堅決斗爭,才有可能取得勝利。

  我們對待中美貿易戰也應該采取這種態度。我們反對貿易戰,但不怕貿易戰,要打,就奉陪到底。堅持一反對二不怕,就能應對帝國主義的訛詐。毛主席多次講過,帝國主義是不講理的,只有把它打服了,它才能同你講理。戰場上得不到的東西,休想在談判桌上得到??姑涝耐鹫勁凶C明了這一點。不在實際斗爭中取得勝利,美帝國主義是不會同你講理的。立足于斗爭,才有可能談判。一味示弱,不敢斗爭,只會自取其辱,導致喪權辱國。

  用革命的兩手對付美帝國主義的反革命兩手

  應該看到,美國對華政策是兩手。從根本上說,美國統治集團對我國進行西化、分化的既定方針不會改變,遏制我們發展、強大、統一的圖謀不會放棄。這是由他們的帝國主義本性所決定的。“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其表現形式、方法、手段會隨著形勢的變化而變化,但只要還是帝國主義,美國對華的根本方針、根本圖謀是不會改變的,“萬變不離其宗”。

  但美國壟斷資產階級出于現實策略和經濟利益的考慮,又需要同我們進行接觸、打交道、發展關系。資本家總是要賺錢的,尤其是在經濟全球化的條件下,中國這樣一個龐大的潛在市場無疑對他們是有吸引力的,美國不得不與我們發展經濟貿易往來。面對復雜的國際問題,美國有時也需要同作為一個大國的我國進行合作。

  所以,美國對華政策是兩手:一手是想整垮我們,另一手是與我們接觸,要求合作。這兩手不是并列的,前一手是根本的、戰略性的,后一手是第二位的、策略性的,從屬于前一手。他們主張“全面接觸”、“發展關系”的根本目的是為了“對中國的政治產生影響”,其實質是促使中國從內部發生西化和分化,使中國發生類似于蘇聯的那種變化。美國一位來華擔任外交官的人在美國國會作證時公開聲稱:保護中美兩國緊密的貿易伙伴關系是為了“促進各種思想向中國自由流通”,“能更多地把美國的文化和價值觀帶進中國,從而導致中國更多地接受西方的價值觀”。這位外交人士的證詞是坦率的,也是值得我們深思的。他告訴我們,美國發展同我國的經貿往來、合作交流背后的真實目的是什么。針對美國對華政策的兩手,我們對美政策也應該有兩手,用革命的兩手對付反革命的兩手。我們在對美關系中,凡涉及我國核心利益的問題,必須堅持原則、堅持斗爭,該硬的時候就要硬。對于想整垮我們的人,我們要始終保持警惕,不能麻痹大意。要維護我們的獨立自主,不信邪,不怕鬼。在反對霸權主義、強權政治這樣的原則問題上絕不能示怕,越示弱,人家勁頭就越大,不會因為你軟了,人家就對你好些,反倒是你軟了,人家更看不起你。事實證明,在事關原則問題上我們硬了一下,頂一下,這些想整垮我們的人就軟了下來。當然在斗爭中要防止感情用事,過頭的話我們不說,過頭的事我們不做。要講究斗爭藝術、斗爭策略,注意分寸,掌握火候,要像毛澤東在抗日戰爭時期對待國民黨頑固派那樣,有理、有利、有節。斗爭必須有利于維護自己的利益和發展自己的力量。有斗爭也要有緩和,有張有弛,在堅持原則的前提下可以作點必要的妥協,但妥協不是投降,而是為了下一次戰斗。所以,我們要沉著、冷靜、不急不躁地妥善處理問題。就像打拳一樣,不是沒完沒了地打下去,有時要緩一下,緩一下是為了更進一步的前進。我們要準備同美國長期打交道,還要與它做買賣。我們用兩手對付美國的兩手是一個長期的政策,其中斗爭是絕對的,這是由兩種社會制度的根本對立的性質所決定的;妥協是相對的、有條件的,是為更好地斗爭服務的。概括說來,就是堅持原則、堅持斗爭與有理、有利、有節相結合,原則性與靈活性相結合。

  總結起來說,馬克思主義基本觀點至少有三條在理論研究和實際工作中不能忘卻。一是在談到政治問題時,不能忘卻馬克思主義的階級斗爭理論;二是在談經濟問題時,不能忘卻馬克思主義消滅私有制的最終目標;三是在談論國際問題時,不能忘卻美國的帝國主義本性。把這三條忘了,分析問題就沒“準”,實際工作就會走上邪路。然而在現實生活中恰恰是在一片歌功頌德的聲浪中,把這三條搞丟了,長此以往,是會導致黨變質、國家變色的。有沒有這樣的危險?但愿只是我杞人憂天。

  注 釋:

  【1】《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第286頁,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5年版。

  【2】[美]馬特洛克:《蘇聯解體親歷記》,第162頁,北京,世界知識出版社,1996年版。

  【3】[美]馬特洛克:《蘇聯解體親歷記》,第169頁,北京,世界知識出版社,1996年版。

  【4】《毛澤東文集》,第7卷,第230頁,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

  【5】《鄧小平文選》,第3卷,第325頁,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

  【6】《鄧小平文選》,第2卷,第346頁,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

  【7】薄一波:《若干重大決策與事件的回顧》下卷,第1137頁,北京,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1993年版。

  【8】《鄧小平文選》,第2卷,第182頁,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

  【9】《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第56頁,北京,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

  【10】《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關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第56頁,北京,人民出版社,1981年版。

  【11】習近平2014年2月17日在中央黨校的講話。

  【12】江澤民:《論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專題摘編)》,第34頁,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02年版。

  【13】《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3卷,第320頁,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14】《毛澤東文集》,第7卷,第205頁,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

  【15】《毛澤東文集》,第7卷,第219頁,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

  【16】《毛澤東文集》,第7卷,第205頁,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

  【17】《毛澤東文集》,第7卷,第205頁,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

  【18】《毛澤東文集》,第7卷,第207頁,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

  【19】《毛澤東文集》,第7卷,第206頁,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

  【20】《毛澤東讀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批注和談話》,第12頁,北京,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史學會印,1997年。

  【21】《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第307頁,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5年版。

  【22】《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第286頁,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5年版。

  【23】《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第293頁,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5年版。

  【24】《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第293頁,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5年版。

  【25】《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4卷,第113頁,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5年版。

  【26】《毛澤東讀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批注和談話》,第399頁,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史學會印,1997年。

  【27】《十五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上),第20頁,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

  【28】《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4卷,第693頁,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29】《毛澤東讀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批注和談話》,第797頁,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史學會印,1997年。

  【30】轉引自逄先知:《回顧毛澤東關于防止和平演變的論述》,第2頁,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1990年版。

  【31】見:吳冷西:《十年論戰》(上),第231頁,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1999年版。

  【32】逄先知:《回顧毛澤東關于防止和平演變的論述》,第3頁,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1990年版。

  【33】《毛澤東選集》,第4卷,第1195頁,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過程

  【34】《毛澤東文集》,第7卷,第328頁,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

  【35】《毛澤東文集》,第7卷,第456頁,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

  【36】《毛澤東文集》,第7卷,第238頁,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

  【37】《毛澤東文集》,第7卷,第412頁,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北京pk10冷热号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