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歷史

面對步步緊逼, 毛澤東當年如何主導中美之爭?

2020-05-31 11:30:04  來源: 文化縱橫   作者:朱永嘉
點擊:    評論: (查看)

  【導讀】今年以來,美國對華政策風向大變,從將抗疫不利“甩鍋”中國到渲染新一輪“中國威脅論”,從揚言“和中國斷交”到對華戰略報告提出“全面制華”,從將13所中國高校列為制裁實體到繼續干預孟晚舟事件,從公開插手香港和臺灣問題到美艦頻犯中國海域,挑戰步步升級。究竟怎樣認識這些變化?朱永嘉先生認為,我們不妨看看毛主席當年如何回應他們種種挑釁的,還是可以作為今天有益的借鑒。他撰文重溫了建國前夜和1972年至1975年毛澤東主導中美關系的發展歷程,認為對霸權主義的清醒認識,到今天也不能變,變了要吃大虧,必須堅持這個立足點,這對今天分析認識形勢依然有益。這一點美國頭腦很清醒,在其霸權主義的觀念中,本質上還是零和游戲。他指出,中國對局面惡化要有充分準備,要想一下這幾年中美交往中還有哪些軟肋捏在他們手上,反之他們有多少軟肋在我們這兒,免得他們一旦翻臉,突然攤牌時會使我們處于被動地位。要有所準備,而中國也要有回擊的打算,讓對方知道,他們也有致命的地方。歷史一再表明,和平共處實際上是相持的結果,不是靠對方的好心腸維持的。

  本文為作者授權“文化縱橫”新媒體發布的原創特稿,轉載自微信公眾號文化縱橫,感謝授權轉載。

重溫建國前夜和1972年到1975年

毛澤東主導中美關系的發展歷程

  近期,從美國傳來的一些信息表明,美國對華政策已不是認識上誤判與否的問題,而是有意識地對我們進行一種挑釁,這是一種斗爭的方式,他們能做多少,能做到什么程度,那是另一回事,他們是要看看我們如何回應的態度再作打算的。那么,究竟怎樣認識美國執政者的這些言和行?這其實是美國霸權主義者色厲內荏的表現,我們不妨看看毛主席當年如何回應他們種種挑釁的,還是可以作為今天有益的借鑒。

  建國前夜毛澤東如何認識和處理中美關系

  我們先重新溫習一下,在中國革命勝利前夜,美國國務院在1949年8月5日發表的題為《美國與中國的關系》的白皮書,以及艾奇遜在7月30日致杜魯門的信,1949年8月14日,毛主席就美國的這兩個文件,寫了《丟掉幻想,準備斗爭》和《別了,司徒雷登》這兩篇文章,如今認真讀一下這兩篇文章,對我們今后如何認識和處理好中美關系的問題是有益的。

  先說艾奇遜敘述的美國當時對華政策可能有的三種選擇,艾奇遜說:

  “和平來到的時候,美國在中國碰到了三種可能的選擇一、它可以一干二凈地撤退,二、它可以實行大規模的軍事干涉,幫助國民黨毀滅共產黨,三、它可以幫助國民黨把他們的權力在中國最大可能的地區里面建立起來,同時卻努力促成雙方的妥協來避免內戰。”

  毛澤東分析:

  為什么不采取第一政策呢?艾奇遜說:“我相信當時的美國民意認為,第一種選擇等于叫我們不要堅決努力地先做一番補救工作,就把我們的國際責任,把我們對華友好的傳統政策,統統放棄。”原來美國的所謂“國際責任”和“對華友好的傳統政策”,就是干涉中國。干涉就叫做擔負國際責任,干涉就叫做對華友好,不干涉是不行的。艾奇遜在這里強奸了美國的民意,這是華爾街的“民意”,不是美國的民意。

  為什么不采取第二個政策呢?艾奇遜說:“第二種供選擇的政策,從理論上來看,以及回顧起來,雖然都似乎是令人神往,卻是完全行不通的。戰前的十年里,國民黨已經毀滅不了共產黨?,F在是戰后了,國民黨是削弱了,意志消沉了,失去了民心,這在前文已經有了說明。在那些從日本手里收復過來的地區里,國民黨文武官員的行為一下子就斷送了人民對國民黨的支持,斷送了它的威信??墒枪伯a黨卻比以往無論什么時候都強盛,整個華北差不多都被他們控制了。從國民黨軍隊后來所表現的不中用的慘況看來,也許只有靠美國的武力才可以把共產黨打跑。對于這樣龐大的責任,無論是叫我們的軍隊在一九四五年承擔,或者是在以后來承擔,美國人民顯然都不會批準。我們因此采取了第三種供選擇的政策……”

  那么第三次國內革命戰爭,也就成了:

  美國出錢出槍,蔣介石出人,替美國打仗殺中國人,“毀滅共產黨”,變中國為美國的殖民地,完成美國的“國際責任”,實現“對華友好的傳統政策”。

  實際上美國人并沒有放棄艾奇遜所說的第三種政策,那就是后來他們對臺灣的政策,朝鮮戰爭開始以后,他們就封鎖中國,讓第七艦隊來保護臺灣,把國民黨政權保留在臺灣,以抗衡大陸中國的存在,直到現在,他們這個政策還沒有變,而且扶植臺獨勢力,妄圖分裂中國。

  除了《丟掉幻想,準備斗爭》這篇文章外,在那一年的8月14日到9月16日,毛澤東還一口氣寫了四篇文章,分別是《別了,司徒雷登》,《為什么討論白皮書》,《友誼還是侵略》,《唯心歷史觀的破產》,以清算艾奇遜這篇顛倒黑白、混淆是非的有關中美關系歷史的白皮書,從思想和政治上清算了長期以來美帝國主義侵華政策,在國內清算了長期以來盛行的親美、恐美的思潮,真正肅清美帝國主義在中國的影響??姑涝瘧馉幣c美國對中國大陸封鎖,以及長期敵視中國的政策,中美關系有某種意義上的松動,那是七十年代以后的事了。

 1972年到1975年毛澤東主導下的中美談判

  五十年代中期,也就是美蘇冷戰時期,中蘇之間分歧愈演愈烈,到了1969年珍寶島事件發生后,中蘇之間的矛盾到了劍拔弩張的狀態。而美國在越南戰爭陷于泥坑,國內反戰情緒高漲,尼克松執政時,希望利用中蘇矛盾,同時從越南戰場脫身,在這二個因素的影響下,美國不得不有求于中國。于是在1972年才有打開中美關系僵局的尼克松訪華,才有那一年2月27日,中美雙方在上海就《聯合公報》達成協議。那個協議的最后談判是在上海錦江飯店南樓完成的,協議的簽署是在錦江小禮堂。公報中有這么幾段話:

  中美兩國的社會制度和對外政策有著本質的區別。但是,雙方同意,各國不論社會制度如何,都應根據尊重各國主權和領土完整、不侵犯別國、不干涉別國內政、平等互利、和平共處的原則來處理國與國之間的關系。國際爭端應在此基礎上予以解決,而不訴諸武力和武力威脅。美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準備在他們的相互關系中實行這些原則。

  中國方面重申自己的立場:臺灣問題是阻礙中美兩國關系正?;年P鍵問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臺灣是中國的一個省,早已歸還祖國;解放臺灣是中國內政,別國無權干涉;全部美國武裝力量和軍事設施必須從臺灣撤走。中國政府堅決反對任何旨在制造“一中一臺”、“一個中國、兩個政府”、“兩個中國”、“臺灣獨立”和鼓吹“臺灣地位未定”的活動。

  美國方面聲明:美國認識到,在臺灣海峽兩邊的所有中國人都認為只有一個中國,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美國政府對這一立場不提出異議。它重申它對由中國人自己和平解決臺灣問題的關心??紤]到這一前景,它確認從臺灣撤出全部美國武裝力量和軍事設施的最終目標。

  這個公報就是中美關系必須共同遵守的準則。那么有了這份中美兩國在上海簽署的聯合聲明,中美關系就萬事大吉了嗎?事物總是不斷在矛盾斗爭的過程中發展的,有矛盾,有斗爭,也有妥協,只是表現的形式有一些變化而已,不說長遠,七十年代的中美關系就是如此走過來的。這份公報是1972年2月29日簽署的,我們不妨根據《毛澤東年譜》的記載,看一看那個時期毛澤東關于中美關系及世界形勢和矛盾發展的論述,這可以啟發我們對現實問題的思考。

  1972年6月19日至23日,基辛格一行又一次來華訪問,周恩來同基辛格就促進中美關系正?;凸餐P心的問題,舉行了五次限制性會談,中間毛澤東聽取了周恩來的匯報,并召集了一次與周恩來等一起討論,24日中美雙方發表公告,一致認為1972年2月《中美聯合公報》所擬議的這種磋商是有益的,繼續這種磋商是可取的。

  7月24日,毛澤東在中南海召集周恩來、姬鵬飛、喬冠華等人,議論了一次國際形勢,毛澤東在會議上指出:

  西方從第一次世界大戰就想德國向東,不使它向西,現在包括美國、英國、法國、西德都想推動蘇聯向東,推蘇向華,西方無戰事就好。我講過多次,中國是一塊肥肉,誰都想吃的,但現在要吃呢,要用文的,用武的難,過去可以,過去清朝、北洋軍閥、蔣介石的時候都可以。(按:現在中國統一了,他們找不到代理人,所以都只能以文的一手,也就是和平演變,把希望寄托在艾奇遜所講的中國自由主義者和民主個人主義者身上,可以讓美國牽著中國鼻子走,這個政策美國始終沒有變化)

  “在兩個超級大國之間可以利用矛盾,就是我們的政策。兩霸我們總要爭取一霸,不兩面作戰,不過我也不相信會打,但準備打。蘇聯原來搞威脅,威脅不靈,威脅不搞了,只搞演習,如果真要打就不搞演習。”

  “我的看法,蘇聯是聲東擊西,口里是講整中國,實際上是向歐洲和地中海。有個英文刊物叫《新聞周刊》,有篇文章算了一筆賬,說蘇聯是整歐洲的,它在歐洲那邊,包括在東歐駐扎的部隊,有九十一個師,國內靠西邊的有八十個師,對中國這邊不過四十多個師。”

  所以從毛澤東這個估計,美國所以要改善中美之間的關系,是利用中蘇矛盾,借以牽制蘇聯罷了。我們改善中美關系的目的,在那時條件下,是為了盡量避免兩面作戰。說到底,大家還不是都想坐山觀虎斗,看誰的技巧更高明一些。這是毛澤東當時對國際形勢的基本判斷,在這個判斷下處理國際關系,毛主席當時對形勢的判斷和所作戰略選擇,現在看來還是正確的,當然美國有他們自己的打算。

  1972年12月10日,中共中央批轉《國務院關于糧食問題的報告》,中央批語說:

  “毛主席最近又一次指出,當前國內外形勢大好,各級領導同志要謙虛謹慎,不要因為勝利就忘乎所以。(按:這一點非常重要,往往在勝利的時候,就會出現驕傲自滿、忘乎所以的情緒,這往往是我們容易犯錯誤的時候)

  毛主席講了《明史·朱升傳》的歷史故事,明朝建國以前,朱元璋召見一位名叫朱升的知識分子,問他在當時形勢下應當怎么辦。朱升說:‘高筑墻,廣積糧,緩稱王。’朱元璋采納了他的意見,取得了勝利。根據我們現在所處的國內外大好形勢和我們所堅守的社會主義制度和無產階級立場,毛主席說:我們要‘深挖洞,廣積糧,不稱霸’。毛主席的這一指示,使‘備戰、備荒、為人民’的偉大戰略方針更加具體化了。”

  我記得這個中央批示是周總理自己寫的。12月下旬,毛澤東就要我們注釋《明史·朱升傳》上送給他,1973年的《新年獻詞》便發表了毛澤東“深挖洞,廣積糧,不稱霸”的指示。

  1973年的2月1日晚上,毛主席在中南海住處會見了越南的黎德壽和阮維楨,《毛澤東年譜》記載毛主席對他們說:

  你們過去總是講美國人頑固得很。我看美國人不那么頑固,沒有料到居然談出這樣一個協定,聽說是美國歷史上少有的,事實上承認自己失敗了嘛。它頑固不下去,早已是這樣。至于美國,中國有句古話,叫做“百足之蟲,死而不僵”。(按:這句話出自《紅樓夢》第二回:“古人有云:‘百足之蟲,死而不僵。’”毛澤東的講話中,慣于使用《紅樓夢》中具有生動哲學意味的語言)

  那個時候,我們有些朋友們不理解為什么我們要請尼克松到北京來。美國困難大得很,別的地方緊張起來了,它一定要使東方有個緩和的局面才能夠把主要的注意力放在它的國內,放在歐洲和地中海。他跑到北京的目的就是這個。他們天天講平衡,而這個世界就是不平衡,整個世界力量就是不平衡。天天講從實力地位出發,實際上就是想跑嘛。其所以想跑,是因為在這個地方實在吃虧,再呆下去不好辦,再就是別的地方緊張?,F在基辛格要到河內,聽說是要談正?;?。所謂正?;?,是要承認你們,建立外交關系嘛。他這次先到你們那里,再到我們這里,也是要講正?;?。我們這個正?;?,我也想了一想,也不那么容易啊。他這里這位老朋友就叫蔣介石,他要保他。

  談到《巴黎協定》簽訂后的越南形勢時,毛澤東說:

  暫時休整一個時間,很有必要。有些左派共產黨就是不贊成啊,說最好你們再打下去,沒有喘息的時間。這種話,就是不好聽,不好相信了。并不是不革命,哪有不革命的?停他半年、一年或者一年半就叫不革命?

  阮維楨說:

  現在確實需要有一段休整時間,解決結束美國卷入的問題,然后再回過頭來解決政治問題。

  毛澤東說:

  對。只能是這樣的方針,列寧從前就是這么做的。列寧那時候比你們弱得多,那時候有個人名叫托洛茨基,他反對同德國人妥協。列寧跟德國訂布列斯特和約,那時候蘇維埃剛取得政權,也看到德國要垮了。美國整個垮還不是眼前的事,可是阮文紹垮,那是可靠的啊。一兩年之后或者什么時候,所謂一段時間,阮文紹要垮。我看將來還是多搞鄉村和中小城市,讓阮文紹把大城市占領了,讓他被陷在那里,分散之,然后逐步吃那些大城市。

  后來事態的發展正如毛主席的預料。

  2月15-19日,基辛格訪問中國,15日下午,周恩來同基辛格會談,晚上毛澤東在中南海游泳池住處召集周恩來開會,16日下午周恩來同基辛格會談,晚上毛澤東在住處聽周恩來匯報會談情況。

  2月17日,晚11點35分至次日晨1時15分,毛澤東在住處會見基辛格,周恩來在座。(按:年譜幾乎全文照錄了這次二個人的對話,仔細分析,可以知道毛澤東對基辛格的講話,幾乎是句句針鋒相對,毛澤東已經看透了這次基辛格訪華的背景及其意圖)

  基辛格說:我們同別的國家從未像同你們這樣開誠布公和誠實地談話。

  毛澤東說:不要講假話,不要搞鬼。(說明毛當時不相信基辛格這次來華要說的話,接著表示我們的態度)你們的文件我們是不偷的,你故意放在那里試試看嘛,我們也不搞竊聽器那一套,搞那些小動作沒有用,有些大動作也沒用。(按:換一句話說,你們別在我們面前搞什么陰謀詭計,無論是明里暗里都不起作用,我們是光明正大的)你們的事情干得好,到處飛,你是燕子還是鴿子?(按:燕子是戰爭的象征,中國有一句老話,燕子低飛,天要下雨。鴿子是和平的象征??梢娒珴蓶|對于基辛格這次來華究竟為美國擔負什么樣的使命,是打一個問號的)越南問題可以算是基本解決了。

  基辛格說:我們感覺是這樣,我們現在需要一個走向平靜的過渡時期。

  毛澤東說:我們也需要嘛。你們總統坐在這里講的,我們兩家出于需要所以就這樣(把兩只手握在一起)HAND-IN-HAND(手攜手)。

  基辛格說:我們雙方都面臨同樣的危險,我們可能有時不得不運用不同的方法,但目標相同。

  毛澤東說:是要目標相同,我們也不損害你們,你們也不損害我們。有時候我們也要批你們一回,你們總統說是叫“思想力量”的影響。就是說:“共產黨去你的吧!共產主義去你的吧”我們就說:“帝國主義去你的吧!”(按:這是說中美之間的握手是有界線的,二個國家二種制度的矛盾是客觀存在,沒有必要去掩飾它)

  談到國際形勢和中蘇關系時,毛澤東說:我們希望你們跟歐洲、跟日本合作啊。我跟一個外國朋友談過,說要搞一條橫線,就是緯度,美國、日本、中國、巴基斯坦、伊朗、土耳其、歐洲。(按:這實際上是說美蘇的矛盾和斗爭,便在這一條橫線上展開)

  基辛格說:我們的觀念十分相似!

  毛澤東說:你們西方歷來有條政策,兩次大戰開始,都是推動德國打俄國。

  基辛格說:推動俄國打中國不是我們的政策。

  毛澤東說:我正要講這句話,是不是你們現在推動西德跟俄國講和,然后又推動俄國向東進,我懷疑整個西方有這么一條路線。向東,主要向我們,而且向日本,也有一部分向你們,在太平洋和印度洋。(按:這里毛澤東把話點穿了,后來毛澤東講過美國是踏著我們的肩膀到蘇聯去,然后把矛盾引向東方??梢娒珴蓶|與美國人打交道留了一份心思,歷來不相信他們嘴上說什么,而是看他們背后的動機和目的。談話要把問題點穿,在國與國關系上打不得一點馬虎眼,嘴巴上的漂亮話沒有用)如果有什么俄國人打中國,我今天對你講,我們的打法是打游擊,打持久戰。他要去哪里就去哪里,讓他去歐洲和你們以為這一下子可好了,總希望這股禍水到中國那里去哩。世界上的事難說啊,我們寧可這么想比較好,從壞處想。

  基辛格說:如果進攻中國出于我們自己的原因,我們肯定也會反對他們的。

  談到中美貿易問題時,毛澤東說:你們總統現在又好像要把中國的長城搬到你們美國去(指關稅壁壘——編者注。按:現在特朗普正在這樣做呢。這次美國計劃開征鋼鐵和鋁制品貿易的關稅,實際上受損的主要還是加拿大和西歐那些盟國,當然,對中國也有影響,但有限。世界貿易上的矛盾還在西方,不在東方,這一點我們要看得清楚。我們的方針仍應是“坐山觀虎斗”。中國有一句老話“損人者必害己”,所以耐心地看吧,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別人憐憫的基礎上,說到底打鐵還需自身硬嘛)我們兩國之間的貿易現在可憐得很嘍,要逐步發展。

  談到民族包容性問題時,毛澤東說:中國人排外得很,你們可以容納很多民族,我們中國沒有幾個外國人,我也不知道是什么道理,你們研究一下吧。

  基辛格說:這是因為歷史上你們同外國人打交道不幸運。

  毛澤東說:有這么點理由,恐怕過去一百年,主要是八國聯軍,后來是日本人侵略中國十四年,占領大部分領土?,F在我們對日本人,不要它賠償,他們賠不起。(周恩來:一賠就要增加人民負擔)也只有這樣,人民之間才能由敵對變成和緩。(按:日本在安倍統治下,變得敵視中國了,日本如果沿著這條錯誤的方向走下去,不會有好果子吃的)

  這次基辛格訪華產生的一個結果,雙方互設聯絡處,美國在北京、中國在華盛頓分別設立,這也是美國當時處理國際斗爭的需要。

  4月20日,毛澤東在住處會見墨西哥總統埃切維里亞,在談話中,

  “埃切維里亞說:現在世界有條件可以開始過和平的日子了,你不這樣認為嗎?毛澤東說:我認為不是這樣,要打,天下大亂。你說,我們跟美國沒有建交,吵了二十幾年,尼克松為什么到這里來???就是他那個事不大好辦了,要找我們啊,然后跑到莫斯科去,壓蘇聯一下。他自己不承認。今年二月,基辛格來,我就跟他說了,他說,不是。我說,你們踩了中國人的肩膀跑莫斯科,你看,那么一個大國,打朝鮮沒有打勝,打越南也沒有打勝?,F在算是和了,又是吵得一塌糊涂,還是要靠美國人民。(按:這一段話,反映了當時毛對中美關系的認識和估計,什么事都要透過現象看本質,美國是利用當時中蘇矛盾,以強化自己對蘇聯談判的地位和力量,臺面上的那些好話并不可信,一切都建立在實際的利害關系上,基辛格只不過是美國政府的一個政治掮客而已)

  1973年6月24日,《毛澤東年譜》記載:

  毛澤東閱周恩來本日報送的外交部六月二十二日關于建議周恩來就蘇美簽訂該協議會見布魯斯的請示報告,報告說:美國駐華聯絡處主任布魯斯二十日緊急約見我外交部負責人,面交尼克松致周恩來信的副本(正本已于六月十九日由基辛格交給黃鎮),并提出希望周恩來接見的請求。尼克松來信,主要向我國解釋美國擬同蘇聯簽訂“防止核戰爭協定”的理由,表示希望我國表達反對該協定的意見的方式,不要使美國政策“復雜化”。毛澤東閱后,讓王海容轉告周恩來、姬鵬飛、喬冠華,“與資聯合常忌斗爭”(按:這句話的意思,是講聯合時,不能忘了必要的斗爭。毛主席這句話非常重要,從那時以來,這么多年的經驗,你要與美國講友好、講團結,而他非要把戰略方向東移,搞印太戰略。感謝美國這個反面教員,有他們的不斷挑釁,才使我們的頭腦清醒一些?,F在有一些公知,一股勁兒想當美國的奴才,結果美國那兒對這些軟骨頭根本還看不上眼呢)

  根據毛澤東指示,周恩來于二十五日會見布魯斯,提出:我們對美蘇簽訂的核協定持懷疑態度,中國政府仍堅持中美上海公報的立場。歷史表明,簽訂這類協定是靠不住的。(按:最近美俄在核軍備上的兢爭,不正是證明這些協定靠不住嗎?問題還是出在美國人身上,特朗普帶頭重搞核軍備競賽,難怪普京要回擊了)

  蘇聯領導人訪美給人以兩個大國主宰世界的印象,我們不怕孤立,首先我們不喪失立場,同時我們又是現實主義者,許多空話,不如做一件實事。二十六日,毛澤東看過周恩來同布魯斯談話要點后,當晚讓王海容、唐聞生轉告周恩來,“這才腰桿子硬了,布魯斯就舒服了。”(按:從美蘇簽訂“防止核戰爭協定”這件事,看毛澤東對2月間基辛格來訪的談話,還是把問題看得很準確,與墨西哥總統的談話,把問題說得更透徹了。國際間國與國之間的關系,始終是利害關系,那個防止核戰爭的協定,靠不住的?,F在美國不是仍在進一步發展核武器嗎?川普這一年起勁發展美國的核軍備,這也是美國軍火商的需要。美國的“通俄門”事件鬧得沸沸揚揚,美國一個國家要主宰世界,這怎么可能呢?目前特朗普的政策四面樹敵,以后美國霸權主義的日子會越來越難過。美國優先不是說明美國的強大,而是顯示出美國的日子越來越不好過了)

  《毛澤東年譜》記載:

  1973年7月1日晚上,毛澤東閱外交部六月二十八日編印的內部刊物《新情況》第一五三期刊登題為《對尼克松——勃列日涅夫會談的基本看法》一文,該文分析了美蘇簽訂防止核戰爭協定以后的世界形勢,認為美蘇會談所表現出的特點是“欺騙性更大”,“美蘇主宰世界的氣氛更濃”。2日,毛澤東讓王海容向外交部的核心小組轉達他對該文的批評意見。

  7月4日的晚上,毛澤東與張春橋、王洪文談話,毛澤東說:“你們倆位是負責起草十大報告和修改黨章的,今天找你們來談幾件事,大概你們也知道吧?美蘇兩家開了二次會,外交部有一個什么《新情況》,先說大事不好,一說欺騙性更大。又說美蘇主宰世界的氣氛更濃。與中央歷來的、至少幾年來意見,不相聯系,對于越南問題,有人說美國戰略重點東移,還說西移,你們討論一下,我看多少西移一點吧。經常吹什么大動蕩、大分化、大改組,忽然來了一個大欺騙、大主宰??偠灾?,在思想方法上是看表面,不看實質。

  7月5日,閱周恩來本日報送的外交部核心小組7月4日給毛澤東、周恩來的檢討報告和周恩來3日關于《新情況》問題給外交部的信,批示:“此種頑癥,各處都有,非個別人所獨有,宜研究改正方法。”周恩來給外交部信中說:“你們和美大組沒能認真研究,在六月二十八日寫了那個不對頭的《新情況》(一五三號)。我應對此事負主要責任。在美蘇會談后,我們沒認真研究討論一次。希望你們也應以此為鑒,發揮鉆研商討的積極性,有時也可要求我召集短小的會來交換意見。外交部的檢討報告說:這次錯誤地認為美蘇會談‘欺騙性’更大,‘美蘇主導世界的氣氛更濃’,說明我們形勢的看法是右的,對如此大事,核心小組沒有認真討論,決心從錯誤中吸取教訓,一定要抓緊大事,認真研究問題,堅決貫徹執行毛主席的革命外交路線。”

  11月10日到14日,基辛格又一次訪問中國。11月10日,晚九點半,周恩來和葉劍英同基辛格會談。十時半,毛澤東在中南海游泳池住處聽取周恩來等匯報會談情況。在11日晚上,毛澤東在住處聽取周恩來本日下午同基辛格會談情況匯報。

  11月12日,下午五點至八點,毛澤東在住處會見基辛格,周恩來、基辛格在座。

  當基辛格說目前中東問題是防止蘇聯取得統治地位時,毛澤東說:“統治不了,野心很大,能力不夠。我們現在跟你們有一點不同,我們什么問題都擋回去。你們是打中國式的太極拳,我們是打少林拳。你們總是說,我們自己也這么說,你們跟我們的觀點差不多一樣,就是蘇聯要打中國,有這個可能。”

  基辛格說:“我們認為現在有更大的現實可能性,他們特別要摧毀你們的核能力。”

  毛澤東說:“我們的核能力只不過只有蒼蠅那么一點,一個國家要興起來,短時間是不可能的。”

  基辛格說:“我們認為,如果出現這種事情,將會對我們大家都產生嚴重后果,所以我們決心加以反對,我們已經決定不允許中國的安全遭到破壞。”

  毛澤東說:“蘇聯那個野心跟它的能力是矛盾的,它要對付這么多方面,從太平洋講起,有美國、有日本、有中國,有南亞,往西有中東,有歐洲,總共只有一百多萬兵,守也不夠,何況進攻?要進攻,除非你們放它進來,把歐洲、中東讓給它,它才放心。比如蒙古,它就駐了兵。我的意見,這個蘇聯野心很大,就是歐洲、亞洲二個洲都想霸占,甚至非洲北部,但是力量不夠,困難很大。”

  說到臺灣問題,和中美建交問題時,毛澤東說:“要把美國跟我們的關系問題,同我們跟臺灣關系問題分開。只要你們跟臺灣斷絕外交關系,我們兩國就可能解決外交關系問題,就是說,像日本那樣。至于我們跟臺灣關系問題,那就復雜了,世界上的事情不要看得那么死,那么著急干什么呢?至于你們同我們的關系(指建立正式外交關系——編者注),我想不要一百年。你們如果有需要就辦,如果還不行,就推遲下去。”

  基辛格說:“從我們的觀點來看,我們是要同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系的,我們的困難在于,不能立即斷絕同臺灣的外交關系。但是我已告訴總理,我們希望在1976年期間完成這個過程。”

  毛澤東說:“這個問題不是一個什么重要的問題,整個國際問題是重要問題。”

  最后,毛澤東說:“有一個問題想說一下,我相當懷疑你們那個民主黨,如果登臺會搞孤立主義。”

  基辛格說:“這是一個嚴重問題,我認為目前在知識分子和一些民主黨人中,有孤立主義傾向,一是要從歐洲撤軍,二是在挑釁面前不愿采取迅速而殘暴的行動。”

  毛澤東說:“所謂殘暴就是指打仗吧?”

  基辛格說:“如果受到蘇聯的進攻,我們將進行戰爭。”

  毛澤東說:“打仗也不是打原子彈,打原子戰爭我們也不贊成。你們兩家打原子戰爭,我也覺得不太好,要打,你們去打常規武器好了,原子彈,核武器,那個東西放到核武器庫,不要動,嚇人的呢。”

  (按:這次談話基辛格是講蘇聯攻擊中國,美國不會支持,說到底是把禍水向東推。毛澤東是把禍水向西推,中國不用你們來幫什么忙,還是當心自己與蘇聯的矛盾,要打你們去打常規戰爭好了。這些年來,美國確實在中東打了好幾場常規戰爭,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后來的莫麗華革命,打利比亞,打反恐戰爭,現在還在敘利亞打混戰??磥砻绹四貌怀龆嗌佘婈?,即使戰爭打贏了,也很難收場。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亞,都成了爛攤子。在阿富汗,他們要撤軍也困難,成了消耗美國國力的無底洞。美國打常規戰爭的能耐大體就是如此,它的規律只能是搗亂,失敗,再搗亂,再失敗,但現在還沒有滅亡,它還要搗亂下去,只要它不能從中東脫身,美國不會有什么好日子過的。特朗普當選以后,出國訪問首先到沙特,沙特與卡塔爾的矛盾是特朗普挑起的。接著訪問以色列,挑起以色列與伊朗的斗爭,挑起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矛盾。搗亂的結果可以幫助美國的軍火商擴大市場。特朗普所謂的美國優先,其本質就是如此。在敘利亞,美國人沒有干過一件好事,支持反對派挑起內戰,打代理人戰爭,在敘利亞產生的難民危機,根子是在美國霸權主義身上。世界矛盾的焦點仍在中東,在歐洲。蘇聯的解體,斗爭并沒有中止,美國的進攻反而加劇了,不停地搗亂,就是美國霸權主義這個角色最本質的特征)

  11月14日,中美雙方發表基辛格訪問中國的公報。(按:公報當然是談判的結果,但是僅看公報是不夠的,更多的內容是在雙方唇槍舌劍交鋒的過程,不看這次談話的記錄,是無法了解這次公報背后的本質和矛盾沖突的過程,這個過程既有斗爭也有妥協)

  在思想觀念上要認清霸權主義的本質

  說到底,霸權主義也就是帝國主義這個基本觀念,到今天我們也不能變,變了要吃大虧的,必須堅持這個立足點,不僅現在,而且若干年之內,都不能變,蘇聯吃虧就是在這一點。這對我們今天分析認識形勢是非常有益的。

  美蘇爭霸,蘇聯失敗了,美國對俄羅斯還是不依不饒地步步緊逼,結果逼出一個普京來,變成美俄之間對抗。中俄關系與過去的中蘇關系不同了,美國的霸權主義是我們共同的對立面,這一點美國頭腦很清醒,他們是把中俄作為他們的戰略對手了,在霸權主義的觀念中,根本沒有什么合作共贏的問題,還是滿腦子的零和游戲,有這么一個龐大的反面教員在教育我們,這還是一件好事,可以幫助我們保持頭腦清醒,這里還是一個誰戰勝誰的問題。

  當然場面上講的是另一番話,在實際生活中矛盾的焦點還是在中東、阿拉伯世界,反恐問題的焦點在那兒,難民問題的焦點在那兒,美俄不僅在中東,而且在黑海較量,阿拉伯世界兩大派的斗爭,背后有美國的影響,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問題,根子也在美國身上,嘴上的世界和平,實際上這些年來這些地區戰亂不斷,世界矛盾的焦點還是在那兒。美國總統、國務卿、國防部長往那兒跑得最起勁,還有土耳其插手敘利亞庫爾德武裝的事,總之那兒是一片亂局,把美國的精力耗在那兒了。

  美國霸權主義的手伸得太長了,往往顧了西邊,顧不了西邊。從奧巴馬、希拉里講戰略重心東移,特朗普講亞太戰略,想把中國作為敵對勢力,不斷在中國周邊挑起事端,實際上既反映了他們的敵對情緒,又顯示他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也只能在貿易上對中國搞貿易保護主義,在中國的周邊打幾下邊鼓,他們已沒有多少力量直接來跟中國做大規模的較量了。

  總的來看,對中國他們目前還起不了大的風浪,他們不是不想,而是由于戰線太長而力量不足罷了。在目前情況下,相互之間的貿易,臺面上的合作共事,諸如二十國會議之類,還是應該像模像樣作一點的,保持一點紳士風度吧,其實他們也是嘴上說的和心里想的毫不一致,背后的小動作也很多。要懂得狗急跳墻,也會有瘋狂的舉動,對這個局面要有充分的思想準備,要想一下我們這幾年中美交往中還有哪些軟肋捏在他們手上,反之他們有多少軟肋在我們這兒,免得他們一旦翻臉,突然攤牌時會使我們在國內輿論上處于被動地位。要有所準備,而我們也要有回擊的打算??傊袘n患意識,有備才能無患,要有回擊的準備,也能讓對方知道,他們也有致命的地方。和平共處實際上是相持的結果,不是靠對方的好心腸維持的。

  中國是一個大國,有那么大的疆域,有那么多人口,有這么大一個政黨,有這么一支有革命傳統的軍隊,有廣大的工農群眾作基礎,那是誰也奈何我們不得,這是我們堅如磐石的基礎。只要我們不分裂,說實在的,誰也別想戰勝我們。只要我們頭腦清醒,能分析世界形勢的變化,能透過現象看本質,穩扎穩打,那就有勝券在握的信心。在國內要做好知識分子的工作,目前知識分子的思想很混亂。在思想觀念上對于霸權主義的本質,還得要有一點王熙鳳講的那種“舍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的膽識和才能才行,千萬不能讓他們用“文”的一手把自己沖昏了頭而不再設防。所以,重溫一下毛主席在建國前夜寫的《丟掉幻想,準備斗爭》等幾篇文章,和1972年毛澤東與基辛格幾次針鋒相對的談話還是非常有益的。

  本文原題為“重溫建國前夜和1972年到1975年毛澤東主導中美關系的發展歷程”。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北京pk10冷热号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