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章中心 > 文史-讀書 > 文藝

鄉村反腐小說《秋葉正紅——之二十九》

2020-10-04 15:36:49  來源: 紅歌會網   作者:張承林
點擊:    評論: (查看)

  尋出版,歡迎評論留言

  第二十九章 鄉長醉了

  下午的陽光雖然燦爛,湛藍的天空飄著厚厚的白云,一會兒像是滿載莊稼的馬車,一會兒又變成了大谷場上的垛草,但空氣中流動著的不是風,而是秋老虎毫不留情的悶熱。也許一場濃濃暴風雨真的就要來了。

  喝得爛醉的唐夢云,在劉廣元的攙扶下,走在村委大院鋪滿石子的甬路上,迎面撞見幾個光脊梁的小男孩,好奇的圍著小汽車轉。劉廣元二話不說便教訓起看門的耿老魁來:“老耿頭,你是怎么看守大門的,看好鄉長的車,別讓小孩子碰壞了!蹭掉一塊漆,好幾千塊錢呢!”

  這耿老魁孤身一人,出了名的倔脾氣,中午喝了幾杯悶酒,如今受村主任一頓訓斥,于是便窩了一肚子火去驅趕那些小孩:“去去,都他媽的到外邊玩去!一頓飯一頭牛,屁股底下一座樓!鄉長屁股下面一座樓呢,碰壞了鄉長的車,你們誰家賠得起?”劉廣元生氣的說:“這老家伙,又在胡說八道。老耿頭,你又喝多了,怎么那么多的廢話呢!”耿老魁挺了脖子說:“你才喝多了呢。我喝的再多,也是喝得自己的。別仗著你是村長,就跟我吆五喝六的。我耿老魁也是見過大世面的。我給劉司令,當警衛員的時候,你還穿開襠褲呢!別說鄉長的車,劉鄧首長的車,咱也上去過?;春?、渡江戰役,都真刀真槍的見過。如今天下太平了,鄉長的車,就成了老虎的屁股,摸不得了。奶奶的,都變成什么樣了!”喝醉的唐夢云還有幾分清醒,他乜斜著眼問劉廣元:“這人是誰?”劉廣元說:“一個孤老頭子,滿嘴凈是胡話。別理他!”王四友說:“他剛才好像說什么——劉鄧首長,什么意思?”劉廣元說:“全是胡話,別信他的。他說他參加過臺兒莊保衛戰,淮海戰役被解放軍俘虜,又在中野司令部當過警衛員,還參加過渡江戰役立過功??墒浅艘簧砼f軍裝,又拿不出什么證明,于是就隔三差五進京上訪,一次次被遣送回來。為了看住他,只能把他安在村里看大門,省得到處亂跑!”說到這兒,劉廣元沖耿老魁使勁瞪了一眼:“你老糊涂了!不好歹,要不是照顧你,看大門也輪不到你!領導們來了,趕緊提水去吧!”

  耿魁不再說什么,悶著頭提水去了。

  王四友對唐夢云說:“所里還有事等我,我先回所里去了,有事打電話吧。”唐夢云說:“這里人手不夠,你回去之后最好派幾名協警過來。”王四友沉思了一下說:“派人來可以,你要合法使用,千萬不可濫用。”唐夢云滿口答應說:“放心吧,這個我懂。關鍵時刻,維持一下秩序。”王四友走了以后,唐夢云對劉廣元說:“我進屋迷糊一會兒。有事兒叫我。”劉廣元說:“里屋有床,你躺著去吧。”一回功夫辦公室里唐夢云呼嚕聲就響徹云天的聲聲不息起來。

  王四友回到派出所之后,大概過了半個小時,幾名協警就過來了。

  耿老魁提來兩大暖壺熱水。劉廣元拿來茶葉、撲克牌,招呼聯防隊員喝水、打撲克。正玩得高興,聯防小隊長和村治安員馬勺子為著一張牌吵了起來。小隊長指著馬勺子的鼻子罵道:“你他媽的個臭牌簍子!你把‘大王’留在手里照鏡子呀,你要是早些打出來,我這個10分不就跑出來啦!”村治安員馬勺子被罵得惱羞成怒,瞪著眼說:“你熊咋呼啥,我怎么會知道你手里有啥牌呢?小隊長把手中的撲克牌朝桌子上一摔說:你個臭牌簍子,你還敢嘴硬,不服是怎么的?”馬勺子挽起袖子:“你他媽的罵誰呀,你有啥了不起。”小隊長說:“哎,我操你媽的,你還敢跟老子叫板!”胖軍趕緊一旁相勸:“還打不打了?趕緊出牌吧。”

  唐鄉長占了村委辦公室里間的床鋪,劉廣元就沒法休息了,他坐在辦公桌前喝著水吸著煙,忽然想起一件事來。這幾年隨著各項招待費的增加,村里的開支像流水似的,賬面上那點錢已經捉衿見肘,不如借著這次建校捐款活動,又趁著唐鄉長在這里坐鎮,把一些陳年舊賬一起清算清算,豈不是一舉兩得?于是打發人把劉曰文找來,交代他一個任務:“你馬上下個通知,就說今天鄉政府和公安聯合執法,一并清理各家各戶助學捐款,以及往年各項集資遺留欠賬。還沒有捐款的戶,抓緊時間完成任務,往年遺留的欠賬,也一并到村委來結算清楚。凡是超過規定時間,每天沒人罰款10??咕懿唤坏?,一律對其采取行政措施。”劉曰文覺得不對勁,便提醒說:“主任,這可不是一般的事情,是否集體研究一下再做決定?還有田小雨,她畢竟是新上任的支部書記。”劉廣元說:“她一個剛出校門的黃毛丫頭,知道什么?今中午幾杯酒就把她灌醉了,這會兒在家八成還醒酒呢!我是村主任,行政上的事就該我負責!”劉曰文說:“你說的很是??扇f一她要問起來呢?怎么回答好呢?”劉廣元說:“你就說唐鄉長同意的就行了!”劉曰文也不再說什么,心想也只有這樣了。于是回到廣播室,打開擴音器,把劉廣元剛才那一番話,以村主任的名義廣播了出去。廣播喇叭的威力還是有的,有的人聽到村委會的態度如此堅決,就把錢交了上來,手頭不寬裕的,竟然帶著糧食來折算。

  一個戴草帽,穿汗衫的漢子,拉著一車西瓜出現在大門口。賣瓜人拿毛巾擦著汗,吆喝起來:“大西瓜!賣西瓜嘍!”大熱的天,賣瓜人的吆喝聲著實誘人,樹蔭下打撲克的聯防隊員們,一個個轉過腦袋,去看大門口那車西瓜,并且不住地往下咽口水。聯防小隊長伸直懶腰站起來,對一名小矮個子隊員說:“胡子,去,買倆西瓜去。”矮個子隊員眨了眨眼皮子,伸出手來跟他要錢,小隊長說我也沒帶錢。小胡子隊員說沒錢怎么買西瓜?小隊長說先賒著他的,讓他找村里要去!

  劉廣元端著茶杯走過來,聽見聯防隊員為了吃西瓜相互扯蛋,于是沖賣西瓜的漢子招了招手,讓他挑幾個西瓜送過來。買瓜的漢子就等著這一錘子買賣了,趕緊用編織袋裝了一袋,提溜著跑了過來。樹蔭下的聯防隊員,一見綠油油的西瓜,口水都下來了,撲克牌也不打了,想吃西瓜卻沒有刀子。劉廣元讓賣瓜的漢子回去取刀子。聯防小隊長說:“用什么刀啊,瞧我的。”猛地一拳砸下去,西瓜裂成了幾瓣。劉廣元調侃的笑著說:“想不到你還會鐵拳功呢。”矮個子隊員說:“他的鐵拳功只能砸西瓜。”賣瓜的漢子拿來西瓜刀遞到劉廣元說:“刀來了。誰來交西瓜錢啊。”劉廣元掏出圓珠筆在筆記本上寫了幾個字,撕下來遞給賣瓜的說:“到辦公室找會計要去吧。”賣瓜的漢子接過紙條,提著編織袋來到村委辦公室,過了一會兒,劉曰文又領著他走了出來,對對村主任劉廣元說:“主任,這白條子怎么下賬啊?”劉廣元蹬了劉曰文一下:“你這人死心眼啊,麻袋里現成的糧食,挖給他不就是嗎!”劉曰文馬上明白了過來,于是讓賣瓜人約糧食。賣瓜人搖著頭自言自語道:“吃瓜不給現錢,拿糧食頂,還是頭一次遇到。不過也行。”

  唐夢云躺在村委辦公室的一張小床上,正打著鼾聲。悅耳的手機聲鈴聲一連響了好幾遍,終于把他吵醒了。唐云打著哈欠接聽手機:“喂,是哪一位?是牛鄉長呀,我在我在白水渡呢,我想借村民毆打鄉干部抗捐這件事,當作一個典型,對該村進行一下強化治理呢”電話里牛三泰說:“你打算怎么治理啊?”唐夢云說:“對村民法治教育一下,已經得到了派出所的配合。”牛三泰以不容置疑的口氣說:“簡直是胡扯,你馬上趕回來,咱們再研究制定一下方案。”唐夢云說:“我考慮一下。”唐夢云把手機一關,坐在床上想了一會兒,又撥通康縣長的電話:“喂,康縣長啊,我是小唐。我正在按照您的部署,突出抓好重點學校的開工建設吶。是啊,不管有多大困難,我們都堅決完成任務,為下一個教師節獻上一份厚禮吶。有個情況跟您匯報一下,昨天,我們鄉的兩名干部,到村里進行捐資助學動員,受到了不法分子的圍攻毆打,我們認為這是一起嚴重的暴力事件,如若不加以懲治,將對我們今后的農村法制建設產生不良的影響。我正在處理這件事情。是,很有必要。要舉一反三,在全鄉進行一次法制教育活動。鄉里個別同志,尤其是老鄉長牛三泰在這個問題上看法不一致呢。是,分歧是正常的,但決不能影響工作的大局。是,我一定按照您的要求辦。”

  唐夢云喝了一肚子啤酒,大概正想潤潤喉嚨,走到院子里見一群人在吃西瓜,很不高興:“吃,們就知道吃。也不告訴我一聲,這叫什么態度” 矮個子聯防說:“鄉長在睡覺,我們也不敢隨便驚動,你當鄉長也不差這口西瓜。”唐夢云瞪了矮個子聯防一眼,“說什么呢,我這里正想清清口呢。”拿起一塊西瓜就吃。劉廣元從辦公室走了出來。唐夢云問道:“進度如何,還剩多少戶呀”劉廣元說:“剩的差不多了”唐夢云有些不高興:“皺起眉頭說:“差不多,差不多是多少?”劉廣元說:“大概剩了四十五戶了。”唐夢云說:“你們工作效率太低了,這怎么行?所有的村干部,每人配上一名聯防,按照名冊,挨家挨戶催。天黑之前一定完成任務。”劉廣元說:“這個辦法好,我馬上去布置。”劉廣元把劉二少等所有的村干部叫來,吩咐他們各自帶上聯防隊員,按照劉曰文開好的名單,分頭去催繳捐資欠款。

  天邊上飄過來幾片灰云,把太陽光線遮擋住了。白水渡的大街上,劉二少和兩名聯防沿街一路走來。為了防狗,劉二少除了手拿電棍,還從人家的柴禾垛上抽了一根木棍拿在手里。十字街大磨盤樹陰涼下,田家樹的爺爺老關東和村里的趙老四、金六爺等幾個老頭閑聊。老關東用拐棍指了指遠處少走來的劉二少說:“這不是劉廣元的侄子嗎,這家伙怎么也戴上大檐帽了。”趙老四說:“這小子走起路來,跟他爺爺劉百盛一個架勢。劉百盛那人你還記的吧。”老關東說:“劉百盛我還不記得嗎?日偽時期當過清鄉班長,既管日本人叫干爹,也給八路游擊隊做事,兩頭討好,八方不得罪。后來死到監獄里了,到死也說不準他到底是個什么人。”金六爺說:“別說了,他那孫子過來了。”老關東說:“我害怕他?過來了我照樣說”

  劉二少領著治安員馬勺子和胖軍走過來,拿警棍指著老關東說:“老家伙,你剛才說我什么了”老關東瞇縫著眼說:“我說你什么啦,你長著驢耳朵呀。”劉二少說:“老家伙你敢罵我。”老關東站起來,輪起手中的馬扎子:“小兔崽子沒教養的,我不光罵你,我還要打你咧!”劉二少嚇得抱頭就跑。趙老四和金六爺樂了:“這小子敢情他還有怕的人呢。”老關東說:“豁上這把老骨頭,我給他頭頂上開個窟窿!”說到這里,三個老人一起樂了。

「 支持紅色網站!」

紅歌會網 SZHGH.COM

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您的打賞將用于紅歌會網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傳播正能量,促進公平正義!

相關文章
北京pk10冷热号走势图